xxxi1995kg

Thank you for your love.

情人节小甜饼【许墨】一辆小小车

第一章见主页

算是婚后的番外

啊不知道会不会翻车好忐忑ヘ|・∀・|ノ*~●


今日是腊月二十九,城里各处的庙会集市已非常热闹,李悠迫不及待拉着刚从外面应酬回来的许墨,撒着娇要出门。

许墨左手提着一大包稻香村的点心,右臂被李悠握着糖葫芦的手挽着,扭头从李悠的头顶看下去哭笑不得,别人家的娘子带相公出来逛街,买的都是些首饰衣服,自己娘子出门简直是圈了五天没吃饭的饿狼觅食,刚才在酒楼左手凤爪右手猪蹄,吃完再来盘水煮鱼,饭后又吃了驴打滚,吃一半又去稻香村买了点心,驴打滚吃完了把竹签一扔,拉着许墨的手就往糖葫芦摊拽。

钱自是不重要,许墨只是担心这么吃会不会吃出毛病。自从李悠过门,许家上上下下才对“大胃王”这个词有了深刻理解。这位新过门的太太看着娇小,吃得完全不比许墨少,日常甜食零嘴少不了,半夜还经常把厨房叫起来做夜宵,不仅饭量大还挑食,许家厨子也算是远近闻名,李悠还常嫌家里花样太少偷溜出去改善伙食。

家中常备消食健胃药,小懂医术的许墨也时不时给夫人把脉,从没有大碍,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就是疑惑这么细细瘦瘦的身材,怎么把那么多吃食全部塞进去的?

从某一天晚上开始,许墨才觉得自己不能再放纵夫人了。

那晚夜深之后两人在床上温。存,李悠被折腾得两颊潮红喘不上气,又羞又累地埋头在许墨颈窝里不肯抬起,许墨抚过被汗水粘在后背的软发,啃咬着肩膀还没有缴械,李悠细声嘟囔着:“够了……”

许墨双手扶正压在自己大腿上的小臀,拥抱的双臂把她更贴向自己,身下继续用力:“这怎么够呢~”

又折腾了一个多时辰,中间换了几个姿势,许墨把香香软软昏昏欲睡的娘子抱在怀里,两人侧躺床上,觉得时候差不多了正准备释放结束,怀里人的肚子突然“咕”地一声想起。

两人同时睁大了眼。刚才还叫唤没力气的人挣开了许墨的炽热,扭过身趴在许墨胸上:

“相公我饿了。”

“我……”

两个侍女站在桌旁,看着女主人抱着皮蛋瘦肉粥大快朵颐,另一边男主人披着袍子,带子松松挽着,斜靠着柱子抱胸站着,气压莫名低,平常很少见温和文雅的男主人黑脸,两个人就什么话也不敢说。


吃饭一时爽,呕吐火葬场。夜宵的快乐转化成半夜抱着马桶吐了许久的恶心,许墨蹲在一旁搂着她的肩膀,不时轻拍着她的背。

丫鬟端着托盘进来。“少爷,茶和酸梅汤来了。”

“放下。”拢了拢怀里人散开的长发,李悠已经吐不出什么东西,许墨搀她起身,“来,用茶漱漱口,再喝点酸梅汤。”

李悠点点头照做。

许墨抱起李悠回到床上,帮她脱了外衣,还用手心试了试额头的温度。

“好点儿了吗?”

李悠气若游丝地说了句:“嗯。”

“睡吧。”许墨小心翼翼给她掖好被角,把被子外的小手拿起来,握住手腕,停了一会儿,又轻轻地放进被子盖好。

回头,招呼侍女过来,在她耳边轻语:“明天把百草堂的所有大夫都请来。”

“所有吗?”

“对,所有。”

吩咐完侍女,许墨坐在床边,支起下巴,看着被子里缩成一团的人儿,脸上收不住的笑意。

“看来以后,家里要有两个贪吃鬼了。”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