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i1995kg

Thank you for your love.

【荒连小甜饼】礼物

师生,年下设定


荒是咖啡中毒患者。
就算在傍晚,荒觉得自己打不起精神时也会来一杯意式浓缩。连吐槽过他,荒认真地端着杯子说,画家的灵感很难得的,流星一样的灵感在脑海中闪现时,必须拼尽全力追上它,如果放纵它溜走,那什么也画不出来。
连听着他坐在地板上说着这些话,在他的画室里艰难行走,绕过铺了一地的凌乱画纸,仔细看着画架上的每一幅幅浓墨重彩。都是荒喝了无数杯咖啡后,灌注了许多心血的作品。

所以在一起后的荒的第一个生日,连送了他一台很贵的胶囊咖啡机。
“半自动的需要清洗很麻烦,知道你不想在这种事上浪费时间,胶囊咖啡机最适合你了。”连在荒安装咖啡机的时候说。
“你一直都这么贴心。”荒抱着情人的后背把他圈在怀里,把下巴搁在连软软的粉发上。
“就是太贵重了。”
这个牌子的咖啡机和胶囊,口感浓厚泡沫细密,荒种草了很久,但是打着两份工领着奖学金的荒,无论如何也承担不起。
“没有你送我的贵重。”连扣上他的手。

在连帮家庭困难的荒找到离学校很近又便宜的房子后,荒连夜给他画了一幅画,第二天敲开连的家门,顶着乱毛和通红的眼眶,一语不发地递上了自己的画。
那幅画是一张抽象派的荷兰地图。连是平安大学里的历史系教授,研究的是欧洲历史,他在上课的时候讲过,自己最喜欢的国家,就是荷兰。从来不认真上非专业课的荒,居然就记住了。

那天清晨,连看着这一幅笔画痕迹还没有干透的画,张狂的线条隐约勾勒出荷兰的形状,用色非常大胆,仔细品读,有触目惊心的感受,还有细节的张弛有度。连不是很懂画,头上还笼罩着起床气,不知不觉把这幅画看了很久。最后视线停留在右下角,藏在墨蓝背景里,一个潦草有力的签名。
“荒”。
连念出了声。

自从那天起,荒和一目连就做了一场交换。
一幅画,换了一颗心。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