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i1995kg

Thank you for your love.

【阴阳师】【晴明X酒吞童子】酒光潋滟晴方好3

神说要有花:

  那个诅咒的效力似乎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越来越强大。在晴明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还可以维持住以往那般的镇定,但随着和酒吞的接触,就算是酒吞自己,都能非常明显的感觉到他态度上的差异越来越大。

  晴明望着他的神色越来越柔和,有时候酒吞觉得,如果晴明用这样的神态去对红叶望上一眼,她大概恨不得把心都剜出来给他。阴阳师那双蔚蓝色的眼眸原本因为失忆,而总是显得与世界都隔着一层透明的疏离,但他望着酒吞的时候,那种冰蓝色,却会柔化成三月的春风,抑制不住的流露出阵阵暖意。与他说话的语气,也越来越温柔,一点也看不出原本气质清高冷淡的影子。

  酒吞并不介意有男人倾慕自己,不然他早就杀了茨木了。他拒绝茨木,也并不是因为对方是男人,而只是因为他爱上了红叶。可是,他却无法用这个理由来拒绝晴明。因为——他跟晴明都非常清楚他爱着红叶这一点。

  更何况,阴阳师如今那克制不住的爱意,全都是咒法带来的错觉——还是茨木为了酒吞下的咒。

  这天然的就让酒吞对晴明有所亏欠,因而有时候,晴明偶尔做出了些许出格的动作时,他都以忍耐为主。

  他知道晴明是个很清醒和理智的人,不会放任自己毫无抵抗的沉沦。但正因为如此,当他努力的隐忍着咒法的影响,却仍然无法控制住自己面对酒吞时温柔下的眉眼,才更让人……难以抗拒。

  

  “酒吞的头发……”这天他们一如既往的,在觉醒之塔,继续为大天狗的觉醒材料而努力,因为最近才觉醒了雪女的缘故,晴明总算不再放出五个灯笼鬼划水了——他放出了四个一级的天邪鬼青,以及一只雪女。

  对此酒吞表示:“……”

  但不管怎么说,雪女好歹能够派上些用场——起手雪女放场暴风雪控场,至少能冰住对面一半以上的敌人,然后茨木和酒吞随便挥挥手,就能清完一路。

  于是,晴明非常闲适的走在酒吞的身边,衣袂飘飘,神态闲静温雅的与他闲聊起来。“自从那天睁开眼睛之后……就觉得很漂亮了。”

  酒吞生硬道:“……什么。”

  “之前见面的时候,明明没什么特别的感触。但是现在越看,就越是觉得非常漂亮。那种红色……”晴明顿了顿,心中第一个想到的比喻,是像秋天的枫叶一般红艳。可是想起酒吞深爱着的红叶,阴阳师却偏偏不想说出那个名字。“……就像火焰一样艳丽。”

  “这么一说,”他垂眸望向了身旁鬼族青年下身裹在腰间的黑色袍摆——那里绣着火焰的纹路,就像他的性格一样,张扬热烈。“酒吞喜欢火吗?”

  酒吞用尽可能拉远距离的态度回答道:“我喜欢热烈的东西。”

  热烈的酒,热烈的颜色,以及,热烈的人——

  就像是火焰,就像是红叶。

  

  而晴明,却是截然相反的存在。他静谧而清冷,像是月光,又像是清风。

  他的银发皎洁,青色的眼眸苍芜。未曾动情的时候,眉梢眼角,皆是端庄高洁的神色,犹如高岭之花,随意瞥去一眼,便令人不敢冒犯。

  ……就算此时动了情,也是温和内敛,矜持隐忍的。

  如果是不相关的人,酒吞一定会嗤笑一声,心中嘲讽“虚伪的假正经”,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他却完全说不出这话……怪谁!还不是怪茨木童子那个家伙!!连累得酒吞也只能硬着头皮把现在的局面认了下来,然后很不习惯,非常不习惯的,与晴明相处。

  可是,如果不去考虑红叶的问题,酒吞不得不承认,讨厌这个阴阳师,的确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他光风霁月,心胸疏阔,温柔正直,若是朋友,一定是最令人愉悦的朋友,若是情人……也一定是最为令人心醉的情人。

  但偏偏酒吞既不想跟他当朋友,也不想当什么鬼情人——他之前应该非常讨厌他,之后也不打算和他好好相处,但现在却只能努力的将自己的感情,维持在“不讨厌”的这条线上,唯恐哪天就冒出“这家伙好像也还不错”的念头。

  啊啊啊啊啊这真是令人暴躁!!所以说,都是茨木那个混蛋——!

  “这么看来,”他瞪向前方正杀的兴起的茨木,视线却被晴明所捕捉到了。阴阳师打趣道,“酒吞你大概也很喜欢茨木吧?”

  “茨木?”酒吞冷哼了一声,“那家伙的性格可算不上是‘美好的热烈’!”

  虽然从某个方面来说,他的确是对酒吞“热烈”的不得了。

  

  而就在大天狗的觉醒材料快要收集完毕的时候,晴明那边却传来了消息,暂时取消了与酒吞见面的约定——因为阴阳师之间的“斗技”开始了。

  那是阴阳师们一年一度用来相互切磋交流,学习讨论的盛大比试,阴阳寮里的所有阴阳师,都要参加。

  按理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晴明没有来的第一天,酒吞坐在森林里,发了一天的呆。

  觉醒材料太难刷了,所以之前好一段时间里,酒吞的脑子里都是觉醒觉醒觉醒,材料材料材料,刷刷刷刷刷刷……突然有一天没有事做,顿时都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了。

  喝酒吗……?

  ……但是今天却并没有那么想喝的欲望。

  那么……

  酒吞站了起来,看向了京都的方向——在阴阳寮后的山上,张开了结界,那就是阴阳师们比试的地方。

  去看看吗?

  只不过是无聊了才想过去看看的。酒吞这么想着,更何况,晴明那家伙手里的式神,红叶算是第一阶梯部队的存在了,说不定,他会派出红叶战斗——如果她受了伤的话……他绝对饶不了他!!

  想起红叶,酒吞的心意突然就坚定了起来。

  是啊,他是去看红叶的,根本没有必要这么顾忌晴明的反应啊!反正他也知道,他一直都深爱着红叶不是吗?

  

  ……

  “啊哈哈哈哈哈,来和我跳舞吧,在这红色的枫叶之上!”

  酒吞刚进入结界,就听见了红叶那妩媚张狂的笑声。

  擂台上,晴明站在后方,俊秀白皙的面容上,神色沉稳冷静。而他面前的式神是他最为得力的三只——觉醒后的雪女,大天狗,然后,就是红叶。

  他对面站着的是个陌生的少女阴阳师,看年纪不算很大,在晴明手下没撑过三个回合,就败在了红叶的死亡之舞下。

  看着那个绝美的女人风情艳烈的舞姿,酒吞的心也忍不住的跟着一起欢跳了起来——他略微的收敛了些许自己的妖气,看起来,红叶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他正隐藏在一旁的大树之上。但晴明却若有所觉的,转头朝着酒吞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

  鬼族之王下意识的便缩了回去,隐匿起了身形,如果晴明不开启灵视,决不能看见他。但不知道为什么,酒吞有着奇妙的感觉——晴明一定已经知道他来了。

  ……

  那家伙,应该知道,他是为了红叶来的吧?

  啊啊啊啊如果他觉得伤心的话那要怎么办?!

  一想起阴阳师那秀丽的面容,可能会垂下眉眼,露出沉默低落的模样,酒吞就突然感觉有点心慌。

  不不不,他并不是担心他不高兴,他只是觉得——晴明如今对他心存恋慕,他得负起一半的责任——在这种情况下不加收敛,伤到了他的话,未免也太过卑劣了!这绝不是什么别的情绪——这是他作为鬼族之王的骄傲!对于晴明,不管是作为情敌,又或者作为与鬼族对立的阴阳师,要比试的话,也应该是堂堂正正的正面比拼,这种在对方的弱点上侧面捅刀子,可不是酒吞能做的出来的事情——

  没错,这绝不是因为晴明对他来说有着什么特殊的意味——

  但想是这么想,鬼族之王缩在树上,却莫名的有点不敢出去。

  ……要不他还是回森林里去喝酒好了……

  

  但就在这时,树下却传来了晴明清朗的声音,“酒吞?”

  没有被人逮住自己溜走是一回事,被人逮住了却溜走,那就是叫做逃跑的另一件事了——想着这一点,酒吞顿了顿,硬撑着显出了身形。“……是我。”

  他从树冠的枝叶之中探出身来,看见了站在树下的阴阳师——他大约已经完成了比试,此刻才能过来找他。而出乎酒吞意料的是,他没有收回红叶。

  此刻,看见酒吞,那个有着倾城之姿的女鬼不满的皱起了眉头:“你来做什么?!”

  晴明转过头去,温和的对她说话,“……酒吞大概是担心你吧。”

  “什么啊!有晴明大人在,谁也伤不了我!我才不需要他担心!”

  晴明朝着她笑了笑,酒吞发现自己忍不住的观察起了他的神色,却发现自己什么也看不出来。只听他说:“红叶,最近酒吞帮了我一个很大的忙,所以可以拜托你稍微招待他一下吗?我有些事情要去处理一下。”

  “诶……”女鬼显然对于要和晴明分离的这件事分外不满,尤其是要她和自己讨厌的人单独相处。但是,阴阳师只是略微对她的抗议露出了些许为难的神色,她便立刻改口答应了。

  

  不知道为什么,若是以前,看见他能如此轻易的左右红叶的情绪,酒吞一定会更加的厌憎他。但是……现在,在他清楚晴明对自己抱有好感的情况下,酒吞发现自己同时看见阴阳师和红叶的时候,心情非常复杂,复杂到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情究竟如何。

  他看着红叶,她的面容一如记忆中的那般绚丽美好,但是,他以前那样炽烈的感情,却好像受到了他的心情影响,而变得有些混乱起来。

  酒吞看着红叶一直盯着晴明的背影,沉默了片刻,才终于说出一句:“……你没有受伤吧?”

  “晴明大人可是最厉害的阴阳师,没有人是他的对手,晴明大人的结界一直保护着我,一直一直……我怎么会受伤?”

  酒吞只好笨拙的回以一个:“……哦。”

  “说起来,”但红叶突然想起了什么,看向了他,“晴明大人说你帮了他一个忙?是什么事情?为什么晴明大人都没有告诉过我?”

  “……”酒吞当然不能告诉她,因为他嫉妒晴明抢走了她的爱,于是茨木就让晴明爱上了自己——那绝对,绝对不能说出来!

  然而酒吞憋红了脸,也想不出有什么好的理由可以糊弄过去——好在下一刻,红叶就立刻转移了注意:“啊!晴明大人又被包围了!”

  

  他暗地里猛地松了口气,然后顺着红叶不满的视线,看向了前方——

  许多年轻的阴阳师们——有男有女,大多都是少女,正围在晴明的身边,一脸崇拜敬仰的缠着他问东问西。

  “晴明大人!晴明大人!请问要怎么样,才能收复大天狗这样的高级妖怪,当做自己的式神呢?”

  “晴明大人!您的结界好坚固啊!有什么施法的诀窍吗?”

  “晴明大人晴明大人!你可以看看我的式神搭配吗?我总感觉我的阵容很容易被打崩呢!”

  而那个男人显得颇为耐心,他好看的眉眼间没有一丝不耐,反而显得相当温柔。

  “那家伙……”酒吞迟疑了一下,“很受欢迎啊。”

  “那是当然的!”红叶毫不迟疑的回答道,“那可是晴明大人啊!又温柔,又强大的晴明大人!”

  一脸敬仰的少女没有看见身边男人的表情变化,她一脸痴迷的注视着不远处的阴阳师,语气里满是憧憬:“如果……如果有谁能得到晴明大人的爱的话,那绝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酒吞:“……”

  “哦。”他只能干巴巴的说:“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评论

热度(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