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i1995kg

Thank you for your love.

【阴阳师】【晴明X酒吞】酒光潋滟晴方好9

啊!die

神说要有花:

  最近红叶有些烦恼。

  因为觉醒之塔的第四层之前被酒吞的瘴气所污染,导致她的觉醒材料搜集时间不得不向后延长了好一会儿。而最近好不容易被净化之后,她的掉率又变得特别特别少。以前最少也能掉落二三个低级天雷鼓,偶尔会出中级,甚至直接出高级的,但现在,却常常一整天每次都只有一个低级天雷鼓——那简直少到了让她抓狂的地步。

  红叶气鼓鼓的觉得觉醒之塔一定还没有净化干净,或者已经被酒吞那个混账给弄坏了,虽然晴明大人每次都温和的笑着安抚她:“没关系。红叶,慢慢来总能搜集够的。”但她还是非常生气。

  她不会对晴明大人生气,便去找酒吞,对他这个始作俑者生气。

  

  她找到他时,酒吞正躺在一株桃花树下喝酒,看见红叶,他理所当然的愣了一下。但红叶的疑惑却并不比他的少——“我去找了那个小阴阳师,你不是他的式神?那为什么要一直跟着他?”

  酒吞没有回答,他皱着眉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那个小阴阳师的式神桃花说的。”红叶瞅着酒吞,突然觉得他有些地方,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你在桃花林里喝酒,她是桃花妖,自然能知道。”

  “……你找我有什么事?”

  果然不一样了!

  红叶感到了有些惊讶——以前的酒吞,可不会用这种语气,这种神态对她说话。他也不会这么平淡的问她“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是想说,”因为这样的变故,红叶突然不好用以前那种厌恶的语气对他说话了,“喂,你没对觉醒之塔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酒吞的脸上露出了茫然的神色:“奇怪的事情?”

  “就是掉落啊!!”一提起这个,红叶顿时又感觉气不打一处来,“被你的瘴气污染后,我的掉率就变得特别特别低!!虽然晴明大人说不会介意,可是这么麻烦他,不是显得我特别没用吗?!”

  “你是他的式神不是么?”酒吞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他的心头对于红叶与晴明之间那亲密的关系感到了一阵刺痛,“供养自己的式神本来就是阴阳师的职责吧。”

  “话是这么说,可是,如果攒齐我的觉醒材料要这么麻烦的话,也许晴明大人会觉得,把这些精力花在其他式神上更划得来啊!”红叶忍不住提高了声音,“我不想被晴明大人嫌弃!”

  酒吞静静地看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他突然也发现,红叶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但跟他不同,红叶从没变过,所以他觉得她变了,大概只是他自己变了,所以他眼中的红叶,才也跟着有了变化。

  “你要觉醒材料?”不过无论如何,红叶对他来说,仍然是特殊的。所以酒吞从地上站了起来,看向了她,“要多少?”

  

  酒吞带着红叶去刷觉醒之塔。她偷偷隐瞒了晴明这件事情,当阴阳寮陷入梦境之后,她才会悄悄溜出来。

  不知道怎么的,酒吞的掉率特别高,就好像他的瘴气将整个第四层都笼罩过后,这个觉醒之塔就臣服于他,只谄媚于他了一般。

  于是每天晚上,红叶都能拿到很多觉醒材料,然后每天早上晴明带她一起刷觉醒之塔的时候,她都偷偷的放一点出来,假装是跟晴明一起得来的。

  没过多久,一起战斗的白狼便有些疑惑和高兴的说道:“最近的掉率特别高的样子?”

  “是啊。总感觉这样的话,红叶很快就能觉醒了。”萤草也细声细气的高兴道,“不知道晴明大人下一个准备觉醒谁呢?”

  白狼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长弓,回答道:“现在的话,输出的式神已经够了,但是治疗系的还没有培育上来。如果不是萤草你的话,大概就会是蝴蝶精或者桃花精吧。”

  红叶也很高兴,她算了算觉醒材料,只差几个中级天雷鼓就够了,因此也兴致勃勃的插话道:“说起来,上次见到的那个小阴阳师,也有一只桃花精,不知道跟晴明大人的桃花精,是不是同一片桃花林生出来的?”

  萤草拍手微笑道:“要是下次再遇见的话,我们就问问吧!”

  然而她们朝前走了一段距离,才发现晴明并没有跟上来。

  “晴明大人?怎么了吗?”萤草好奇的问道。

  而红叶发现,落在身后的阴阳师,正凝望着手中握着的一只天雷鼓。这让她顿时有些紧张起来:“晴明大人……?有什么不对吗?”

  晴明这才抬起头来,他望着红叶顿了顿,然后摇了摇头,笑了起来。

  “没什么。”

  只是,在一些觉醒材料上,感觉到了些许酒吞的妖气……

  

  很快,红叶便觉醒了。

  觉醒之后的女鬼越发的美艳,她那种妖媚,张扬又热烈,穿着红色的华丽衣裙,就像是被包裹在一团最为艳烈的火焰之中——红色的枫叶,岂不就像是最艳烈的火焰?美的甚至让人有种一旦靠近,就会被灼伤的错觉。

  “晴明大人家的红叶真美啊……”小阴阳师也得知了这件事情,他甚至远远的见过红叶与晴明的身影,“而且还很厉害。”

  酒吞和他没有分开。他仍然跟在小阴阳师的身边,继续假装主人与式神的游戏。这也许是因为他找不到其他更顺眼的人类了……可他为什么一定要找个人类跟着呢?也许是因为这样,会让他感觉,他跟晴明之间,还有些许的联系——在人类身边,甚至在同为阴阳师的人类身边,他会感觉自己离他更近一些……

  小阴阳师特别崇拜晴明——当然了,在阴阳师中,谁不崇拜他呢?——所以酒吞总能知道安倍晴明最近的各种消息。

  他们约好在觉醒之塔外的森林里碰面,酒吞只会帮他刷刷觉醒之塔,刷完他们就在森林里分开。

  为什么是觉醒之塔?也许是因为,这是唯一能够偶尔与晴明碰见的地方——可以碰见,他还可以理直气壮的装作毫不在意的地方。

  

  “只可惜红叶是个女鬼,她再怎么爱慕晴明大人,也不会有结果的。”

  酒吞立刻皱起了眉头,“为什么?他瞧不起她是个女鬼?”

  而他现在对于红叶的感情,也变得有些奇怪。

  她仍然是特殊的,可是原本那种炙热的情感,却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如今,他已经可以很平和的接受她爱着另一个人,并希望她能够幸福——但在想到那人是安倍晴明的时候,才会又涌出一种强烈的感情。

  他依然不想红叶和晴明在一起……别人都可以,只有晴明不可以。

  晴明跟谁在一起……都不可以。

  只要想想那样的场景,酒吞的心里就会涌起一股愤怒,还有一阵想要喝酒,最好喝的酩酊大醉的酸涩。

    

  “晴明大人不会瞧不起女鬼的。”小阴阳师没有注意到酒吞的情绪变化,他认真的解释道,“只是我们是阴阳师,阴阳师怎么可能会爱上妖怪?”

  “阴阳师不能爱上妖怪?”酒吞突然有些发怒,“这是谁定的规矩?”

  想起酒吞之前注视着晴明大人的眼神,小阴阳师立刻喏喏的不说话了。“倒,倒也没有这种规矩,只是……阴阳师沟通阴阳两界,所以更加清楚,人妖殊途……硬要在一起,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你爱过妖怪?”酒吞瞪着他,“你又没有爱过,你怎么知道一定没有好下场?”

  “但是樱花妖……”

  酒吞也知道樱花妖与她的人类恋人的悲剧,他冷冷道:“那是因为她的恋人太弱,她也太弱!但不管怎么样,他们是真心相爱的,不是吗?”

  听他这样说了,小阴阳师看着他,欲言又止。酒吞瞪着他:“你还想说什么?”

  “……你,”小阴阳师弱弱道:“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他似乎想要忍住后半句话,但最终还是没有忍住:“那个人……还是红叶吗……?”

  酒吞僵住了。

  他沉默了半晌之后,对着小阴阳师恶狠狠地说了三个字:“你想死?”

   小阴阳师当然不想,他立刻飞快的跑走了。

  

  而酒吞站在觉醒之塔外的森林中,神色僵冷,却不停的回忆着刚才他的话。

  “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那个人……还是红叶吗?”

  他的语气隐隐带着另外的弦外之音——

  【你喜欢的那个人,是不是,已经不是红叶了?】

  

  就在这时,酒吞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温和的声音,“你既然想要跟他结伴,为什么又总是对他这么凶呢?”

  他猛地转过身去,看见如月的阴阳师慢慢的走了过来。“他还是个孩子,你会吓坏他的。”

  酒吞立刻像是竖起了刺的刺猬一般,看着他皱起了眉头:“……你来做什么?!”

  又听到了多少?!

  但晴明来的时候,只听见了那一句凶狠的“你想死?”,所以他并不清楚,就在刚才,酒吞终于不得不直面了自己的内心,并得出了一个令他几乎为之呕血的结论。

  他可能,真的,喜欢上了一个人类。

  那个人类,还是一个阴阳师。

  

  而阴阳师只是想起了红叶手中那些沾染着酒吞妖气的觉醒材料,所以他在觉醒之塔外看见了酒吞,便驱散了自己的式神,走了过来:“你跟红叶……”

  他想问问,那些觉醒材料是怎么回事,他跟红叶之间,是不是有了其他的联系。

  “跟你有什么关系!?又有什么好问的?!”但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酒吞给打断了。正对红叶这个名字敏感非常的鬼族之王显得非常暴躁,“你难道不知道她是我所爱的女人?!”

  晴明的脸色瞬间变得很冷。不知道是因为他的语气,还是因为他的话语,又或者两者皆有。

  阴阳师冷冷的看着他,“那你大可以光明正大的到阴阳寮里,带她离开。而不是在晚上偷偷摸摸的与她幽会。”

  酒吞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鬼族之王的妖气,”晴明眼中没有笑意的笑了一下,“当然很好认。”

  他转身便想要离开,但红色头发的鬼族却突然喊了一声:“等一下!”

  晴明皱了皱眉头,却仍然停下了脚步,他转过身来,不解道:“还有什么事吗?酒吞童子?”

  

  酒吞慢慢的走到了他的面前。他盯着他,盯了好一会儿,才说,“你转过去。”

  晴明的眉头顿时蹙的越紧。要知道,阴阳师的职业就是与妖怪战斗,将背部毫无防备的暴露在一个妖怪面前,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一种愚蠢的找死行为。

  他盯着酒吞那双紫色的眼眸,却发现自己看不透那双如今显得晦涩不明的双眸。

  过了好半晌,晴明才轻轻的叹了口气。

  他缓和了表情,也放松了身体,然后,他就真的转过了身去。

  毫无戒备的,全无防护的,将自己的后背要害,完全暴露在了酒吞的面前。

  

  身后的鬼族之王寂静了很久,才说:“你不知道我想做什么?”

  “不知道。”

  “你没想过我可能会杀了你?”

  “想过。”

  “那你为什么还要转过去?”

  “我觉得你不会杀我。”晴明笑了笑,“酒吞童子要杀一个人,怎么会让他转过去从背后下手?你那么骄傲……”

  他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他的心跳也几乎在瞬间停止了。

  但那并不是因为,酒吞童子伤害了他,正相反——他从背后突然抱住了他。

  

  

  

  

  

  PS。晋江又抽了,登不上去……

  

  

 

评论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