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i1995kg

Thank you for your love.

多情却被无情恼【二】

“哎呀~”神乐低声叫出来,两手一合把小纸人拧成青烟。这可怎么办,好像闯祸了?刚扫空了四次副本,意思就是把最后的BOSS跳跳妹妹打了四次……神乐还一直把回合加给妖狐用狂风刃卷,那在跳跳妹妹看来岂不是专门来找茬出气的?

“还是赶紧带着式神跑吧……”神乐嘀咕着赶紧跑向另一边正在休息的妖狐那里。

妖狐正在跟一个小阴阳师说话,那个女孩看样子是个新人,正在请教怎么给自己的妖狐佩戴御魂。

妖狐耐心地回答完后,脸红扑扑的小阴阳师不肯离去,接着问:“请问你是怎么提高连击率的呢?刚才你的连击最少也是六下,好厉害啊!为啥我的妖狐老是两下呢?”

“这,”这是一个刁钻的问题。妖狐的修炼法则上是没有提高连击率的,只有通过升级而增加每次的伤害。

记得妖狐刚被晴明收为式神时,因为不稳定的发挥老是坐冷板凳,妖狐心高得很,一直拒绝坐观众席,不愿意打四层以下的觉醒带小式神,打结界时也老是最后一个被加入队伍。那段时期真的很难熬,在野外当妖怪时那么自由洒脱,狂风刃卷连击20下时所有围观的式神都会向他投来艳羡的目光,即使只有两下,他的伤害也是非常可观的,所以从来不把这个当回事。


可自从进入晴明的式神录,一切都变了。他觉得臣服于京都最强的阴阳师是一种荣耀,而他只是换一个地方接受大家欣赏的目光。但是安倍晴明从不轻易让他上场。副本也是,觉醒也是,结界也是,狩猎和御魂都是。上场机会变少以后,大招的多次连击就更少了。最长的一次他一个星期都没有连击六次以上。他的缺点一下子被暴露出来,很多式神也开始在背后议论纷纷。

安倍晴明倒是仿佛看不见这一切,依旧气定神闲地带着那些得力的式神们打觉醒材料。


一个夏末的夜晚,妖狐躺在后院的天台上吹风。他闭着眼睛,静静地想着自己的未来。经过这段时间的沉淀,他的性格已不似那野生的妖狐,冷静沉默,举止间也少了轻佻。他从不后悔自己加入晴明式神的决定,只是迷茫,感觉努力没有任何结果。

“妖狐。”一声呼唤惊得他睁开眼睛。

时近子夜,这么晚了,是谁?

晴明穿着长袍却没有戴长冠,白色长发依旧简单地扎在脑后。

“!晴明?”

妖狐惊讶地看着晴明孤身一人出现,主动在他身边坐下来。

“在赏月吗?”

“啊?哦,嗯。”

妖狐有点惊慌,下意识说了嗯。明明一直闭着眼睛呢,赏什么月呀。

晴明倒也没有质疑,也抬起头看着天上影影绰绰的勾月。

“你来我院落说要做我式神那一天,也是如此的月。”

妖狐扭过头看着晴明,他居然记得。

“你很优秀,毋庸置疑。但偏偏因为优秀,让我对你的修炼耿耿于怀,”

“优秀者的瓶颈与平凡者不同,后者无非需要练习和御魂的强化,但你让我担忧过,”

妖狐觉得今天的谈话气氛很诡异,不安地绞着爪子上的毛。

“你不用压力太大,虽然你上场次数很少,但进步我都知晓。这些东西应该早就给你,虽然你从来不缺这些,但也算到来一月的纪念吧。”

晴明伸手,在惊讶的妖狐面前,放下了他的觉醒材料。

原来……他一直没有参加的打觉醒……是为了他的材料?

“为什么是我?”妖狐下意识地问出口。他一直以为晴明下一个觉醒的式神会是椒图。“你知道,这东西不能提高我的连击率,吸血增加也……”

晴明微微一笑:“你不需要这些来提高你的攻击,这些只是你应得的。你的连击,已经提高了。”


思绪收回,妖狐郑重地回答小阴阳师:“这不是你该担心的问题,他如果真心要提升自己,他自有办法。”

心魔罢了。


身后有人扯了一下他的尾巴,不悦地回头:“神乐?”

神乐揪着衣角:“妖狐,我们换个副本打吧。”

“为什么?”妖狐问,“打15章已经很快了,换低一些的副本,带两只新来的式神有点危险,带惠比寿又显多余,我觉得现在就很好,为什么要换?”

“因为……因为……哎呀你怎么这么笨!还不是因为跳跳妹妹啦!”

“什么?”妖狐都快气笑了,“就因为这个?这都多少年以前的事情,怎么又提起了?如果是因为这个还是快点继续打吧,今天的晚饭是比丘尼做的我可不想错过。”

“啊咧???”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