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i1995kg

Thank you for your love.

多情却被无情恼【四】妖狐×姑获鸟

“丑时四更,天寒地冻~”

“丑时四更,天寒地冻~”

妖狐克制着发抖的幅度,被远远的打更声提醒好像更冷了。扭头看了眼在旁边趴着的姑获鸟,看她表情严肃目不转睛地盯着后院,不太好说什么,就只能缩得更紧。

真的一点儿也不温柔呵。


作为SR里的扛把子,姑获鸟虽不似白狼冷漠,但认真起来的气场非常吓人。一般式神上场打完自己的回合就不管了,懒散如妖狐更恨不得打完就在原地躺下休息。打觉醒的时候晴明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问题是斗技时妖狐也喜欢犯懒,下场后晴明就笑眯眯地把妖狐扔去打经验妖怪。而且只给他配狗粮。帚神和伞妖在旁边瑟瑟发抖看着妖狐挨个儿地怒怼狂风刃卷,嘴里小声咒骂着晴明。白达摩血厚,一个个Duang的砸下来就算伤害不大也听着恶心,总共三回合二十来个白达摩,晴明连个奶也不给他配,“宽容”地说打不过也没关系,几个小时后接着打……妖狐气傲,怎么能被白达摩打死?一个一个使劲儿暴大招,这些不到十级,连结界都没进过的狗粮团没见过这种架势,赶紧把鬼火全丢给妖狐,祈祷白达摩赶紧把自己砸死,就不用忍受在打出200暴击后妖狐那杀死人的目光了。

姑获则截然相反,场上随时准备着协战,老是“飒”地一声把快睡着的妖狐吓醒。场下又那么亲切近人,前段时间刚被N卡偷偷评选为“最受欢迎的SR式神”,妖狐那张臭脸估计倒三没跑了。

这么勤奋的孩子,怎么就成了我最好的朋友呢?


“来了!”突然姑获鸟低声惊呼,顿时身体一紧握紧了剑。

“啊!”好吓人……妖狐顺着姑获鸟的目光看去,果然看到一个白色物体刚窜下墙头冲树林飞奔。

“跟上!”姑获鸟发动最大速度追了过去。

妖狐一顿,趴得太久身体有些僵硬,还是使出全力跟上,同时用自己比姑获鸟更好的夜视力死死盯着那道白色。

姑获鸟速度快过妖狐但视力一般,尤其在夜晚,还带着腿伤,追着追着慢下来换她跟着妖狐。

跟着那个白色的身影追进了树林深处,植物渐密,妖狐很久没在野外活动,只能尽量召唤自己的身体记忆,在高速度奔跑的同时避让障碍物。那个白色身影行动实在迅速,妖狐都没空回头看姑获鸟是否跟上,额头也冒出汗珠。

追了大约半柱香时间,它好像终于累了,速度渐渐慢下来,妖狐回头,姑获鸟所幸还跟着,就降低速度跟她并行。

真的很喜欢,这种并肩作战的感觉啊。


白色物体终于停了下来,在一棵苍天大树下绕了两绕,尾巴一卷飞上了树。

妖狐抱拉住没看清的姑获示意她停下来,藏在一棵小树后示意她往树上看。

秋末树叶凋零,月光不甚清晰,但还是能看见硕大的双尾和身体的花纹,红眼,耳上叮铃的铜环。

是白藏主。


“终于让我追上了!”姑获鸟忍着腿伤撕开的痛,喘着粗气。

“就为了追它受这么多伤,你可太傻了。”


半月前,姑获鸟一次训练至深夜,沐浴完正准备回去休息,墙头上一道白影快速窜出去吓了她一跳。本能反应让她没看清是什么东西穿着浴衣就追了上去。

小偷?

她拼尽全力追上,身形和羽毛颜色越看越像白藏主,可是马上那个身影窜进了树林,姑获鸟在树林外一迟疑,树太多很难跑太快,弯下腰把浴衣打个结绑在腿上,还是迅速朝着消失的方向跟上去。

最终还是追丢了。


第二天姑获鸟想了一个由头,在下午茶时间来到后院,看神乐在不在。

神乐正跟晴明喝茶,小白趴在旁边打着盹,如往日一般平静。

姑获鸟上前,晴明先跟她打了招呼:“有什么事吗?”

“晴明大人,我来询问有关御魂的问题。”姑获鸟欠身,郑重地回答。

“是吗?那正好,坐下来陪我们喝茶吧。”

“是。”姑获鸟跪坐在晴明对面。

神乐对着她微笑了一下,算是打过招呼,伸手给茶壶添满水。

问完伤魂鸟的属性后,姑获鸟没有离去,喝到第三杯,终于鼓起勇气询问神乐:“神乐大人今日看着困乏,是否是昨晚没有睡好?”

“我吗?”神乐只当这是寻常的聊天,“还好,就是天气太好感觉怎么睡都睡不够。”

“昨天晚上是否睡得太晚了?”绕了一圈,终于到了主题。

御灵在非战斗状态一般不示人,环绕主人寸步不离,一般是不可能脱离主人行动的。如果昨晚真的是白藏主,那神乐一定跟白藏主在一起。夜半时分,神乐去森林里做什么?

“昨天吃过晚饭我就回去睡觉啦。睡得可香了,要不是八百比丘尼来叫醒我,我估计连早饭也错过了。”

姑获鸟忍不住皱起眉头,观察着神乐不像撒谎的脸。这怎么会呢?

晴明放下茶杯,看了姑获鸟一眼,又把视线移开。

“希望神乐大人和晴明大人保重身体,我先去训练了。”起身,鞠躬。

院子又恢复了刚才的平静。

小白打了一个哈欠,神乐犹豫着要不要再冲一泡,晴明轻摆折扇,望着姑获鸟的背影若有所思。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