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i1995kg

Thank you for your love.

多情却被无情恼【最终章】妖狐×姑获

白藏主不停地摆动尾巴,昂首,柔软的身体在树枝间缠绕,不似寻找什么东西或等待某个人,只像,自己在树上玩耍而已。

在这半夜?

“神乐不在。”姑获鸟偏过头低声说。御灵极少脱离主人行动,这是闹哪一出?

“我们别猜了,上去把它抓下来盘问一番。”妖狐作势要飞跳上树。

“别!”姑获鸟一把拽住他的尾巴,扯得妖狐龇牙咧嘴,“还是再等一等……”

“我们可等一晚上了,再说了你还怕它?攻击还没你高呢更何况还有我!”妖狐蓬蓬的紫尾一甩,轻轻摆开姑获鸟的翅膀,脚尖轻点交错盘根,转眼就到了八九米高。白藏主还在两三米上面悠闲地来回走动。

姑获鸟满脸黑人问号,你四星我五星,什么叫做“更何况还有我”……?


现在的妖狐一点也没有温柔气,等了一晚上的怨气和对姑获受伤的不满,跳上白藏主背后的树枝,先是抬手一个风刃准准地朝白藏主的脖子砸了下去,白藏主完全不似平时警觉活泼,脖子酸麻一扬,妖狐伺机一欠腿,跨坐在白藏主背上紧紧搂住它的脖子。白藏主的反应很奇怪,先是一顿,垂头,然后像打了鸡血一样上蹿下跳,不停地想把背上的妖狐甩下去,一个没踩稳就连同妖狐一起从十几米树上摔了下来。

“妖狐!”


“呀呀疼疼疼!”

“活该,”获鸟送了一个爆栗,“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鲁莽行事。”


那天晚上从树上摔下来以后,白藏主因为毛长肉厚没什么影响,爬起来踢了妖狐一脚就飞奔回家了。妖狐可就没那么好受,摔下来直接摔晕了,趴在地上任姑获鸟怎么叫怎么拍都醒不过来。Duang的一声还砸醒了不少附近的妖怪,纷纷从自己的巢穴跑出来,都以为地震了。姑获鸟只好请青蛙瓷器跑到晴明家里把他叫来看怎么办,妖狐比她高半头,看着瘦削但浑身肌肉,让她背是肯定背不回家的。不知为何晴明卯时才匆匆赶到,看着地上呼呼大睡的妖狐哭笑不得。


事情的结局也非常匪夷所思,白藏主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的理由,就是因为……它在梦游。

姑获鸟担心御灵叛主显然是小道故事听多了的缘故,妖狐对她翻了无数个白眼,最后看她真的神色愧疚,想起她是真的善良,揉揉她头上的毛。

“傻瓜。”


晴明对这件事心底狂笑,但也表面平静守口如瓶没有透露出去(在妖狐杀死人的目光胁迫中)。八百却不知怎么知晓了,那天大庭广众冲妖狐打招呼说了句:“哎呀这不是喜欢追着梦游者跑最后睡着了的妖狐君嘛!”从那以后,被晴明放假休息,整天在药房冷敷热敷,头上的大包怎么都消不掉的妖狐时不时就被美其名曰探望实际全是看热闹加嘲笑的SSR、SR、R、以及N卡式神参观了个遍。妖狐索性药房也不怎么去了,逼着姑获鸟来自己房间给敷药。


穿着便装的妖狐躺尸在房间地上,翻来覆去烙饼:“姑获鸟~你怎么还不来呀~”

“马上啦~”

好吃好喝伺候着,妖狐索性给自己放个大假,每天缠着姑获聊天当宅男。

姑获鸟跪坐在他头边,小心地挪动着冰袋。

妖狐直愣愣地盯着姑获鸟,把她看得怪不好意思。

刚做晴明式神时真以为她相貌丑陋,每天遮着脸@,熟稔后看她摘下斗笠,才发现一枚清秀不施粉黛女子。

善良勤奋,不算聪慧但也是可爱,语调一直平缓,偶尔一声撒娇,也是责备自己的暴击率好似又下降。

这孩子,长着一张无辜的脸,自己也看了许久,为何还是这么让人心不静呢。

这种不静,不是第一次看见鲤鱼精,跳跳妹妹或者三尾狐,青行灯的那种不静,而是从更深的心处,更轻地拨了一下。

像水底的泉眼,一丝丝冒将上来,刚开始不起眼,不知不觉,一汪池已经满了。


冲她勾勾小手指。

“干吗?”凑上来。

唇上啄她一下。

“没什么。”


-End-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