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i1995kg

Thank you for your love.

红叶最相思【一】红叶×大天狗

【零】在这里。


饥饿。

无边的饥饿。

胃部的绞痛让红叶无法再行动一步,蜷在枫叶林里最大最红的那棵枫树里,痛了又醒,醒了又痛。沉睡,痛醒,就这么过了六天。


“不……不能再……”妖怪的妖力基本都是靠修行得来,而红叶的妖力是通过食人食妖得来,虽妖力飞快大涨,但副作用是一旦停止,胃部的惯性饥饿和内心贪婪会让妖怪活活痛死过去。

红叶怕自己饿死,更怕那天的妖怪来寻自己的麻烦。许久没有见过如此厉害的妖怪,让红叶把自己封在树里整整六天不敢外出觅食怕再碰上他。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远远听到林里有人声,红叶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从树里钻出,深呼一口气,遁形然后慢慢向人声寻去。




是一群孩子在玩耍。

红叶的妖力只能险险隐藏在树后,不能直接靠近,一个不小心便会暴露。

调整呼吸,静静听着孩子们的动静,静候时机。

“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一个怯怯的女童声。

“怕什么呀,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中气十足的男孩说。

“对呀,我妈也说这里不太安全,不让我来这里玩。”另一个男孩说。

“可是为什么呢?大人们什么都不肯说……”女孩问。

“谁知道呢,可是这里人少正好玩捉迷藏呀!城里人太多了,烦。”男孩说完一群孩子附和。

红叶调整呼吸。

偷偷从树后探出头,目光寻找,瞄准了那个声音中气十足的男孩。

这种孩子。

捉迷藏的时候,

一定会,

跑得最远。





阵阵清风,白衣倚靠在高枝上,黑羽微微随风抖动,掉下一两片羽毛,在午后的阳光中点点闪光,好不迷人,晃花了树下行人的眼。

济济游人穿梭于灼灼林中,声音嘈杂,白衣似毫无耳闻,静静沉睡。

胸前突然吃痛,白衣睁开朦胧双眼,缓缓眨眼,收神低头,看见面前趴着一只松鼠。

从树枝上摔下来,摔晕了。

“小家伙?”笑了,刚醒说话还不太清楚,呢喃着叫了它一声,看它还没清醒过来,耍坏用食指和拇指,夹了一下它的右耳。

松鼠立马跳醒过来,尾巴扫了一下他的胸膛,跳上大天狗的肩头,来不及反应又窜回了树上。

大天狗打了一个哈欠,轻抖去翅膀上的几片落叶,在树枝上坐正,荡着修长双腿,百无聊赖看着树下行人。

一直游历各处,看遍山水也看遍凡人,在各处交友,拒绝了无数文人雅客的挽留,心无眷恋地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来京都已经半月,却连京都一半的寺院都没有看完。周边的山水也实在优美,大天狗迟迟不肯前往下一站,实在心水这个地方。

看累了,振翼飞到了日常练琴之地。

一条河下游,在枫叶林的边界蜿蜒向远方而去。

大天狗知道这枫叶林与往常枫树不同,不仅人迹罕至,而且凭借妖邪之力异常美艳。

大天狗知道这枫林中妖怪的玄机,半月前曾解救过一无辜路人,但大天狗也不是好管闲事之人,猜到那妖怪歇停几天肯定还要继续吃人食妖,也无心再管,只管借着美景,吟笛赏叶。



盘腿在河边坐下,从怀里掏出笛子,把祭扇放在脚边。擦拭笛子时,面前漂过一片叶。

又漂过一片。

又漂过一片。

抬头,面前稀稀疏疏漂着十几片,缓缓在水中沉浮,往下流漂去。

天狗皱起剑眉,心下用神,觉得那叶子有古怪。

定神。

那叶子上,有声音。



“你说,晴明大人为何还不喜欢我呢?”

“我还要怎么做才能让他喜欢我呢……”

“吃……那个,真的有用吗……”

“晴明大人这种男人,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呢?”

“男人没有不喜欢美貌的吧?”

“唉。”

“我想去做晴明大人的式神。”

“可我又不敢。”

“要不,下个月我直接去找他,说要做他的式神吧?”

“什么?我上个月已经说过这种话了?哪有??”

“……要不我还是下下个月去吧。”




大天狗沉默地,把叶子上的话,一个一个听过去。

想来也是一个蛮有妖力的妖怪,把闺中心思说出来,无心之间就印在了这枫叶上投进水中。

想来这妖也没想到,下游有个更厉害的妖怪,能一字不差地把这羞话听去吧?

这可太有趣了,大天狗索性笛也不吹了,收进怀中,直接侧卧在河边,肘支起脸颊,一手漫不经心地把着扇柄在地上敲着,凝神听那叶子上的话,一句一句,一片也没落下。

平安世界的顶尖妖怪,居然在这地方偷听人家姑娘的心事。

大天狗被这做坏事的快感逗笑,抬头看着上游漂下来源源不断的枫叶,换了个姿势,趴在地上双手托腮,越听越起劲。听累了就把头斜枕在臂弯里,直到叶子越来越稀疏,终于不见。



这个晴明大人……是谁?



-TBC-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