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i1995kg

Thank you for your love.

红叶最相思【二】红叶×大天狗

大天狗捋正衣衫,抓了抓团扇,松手,翻过手来端详手上的纹路。

若有所思,偏头,看向旁边桌上放着的信笺。

信封上清秀字体,简单地写着:

“大天狗阁下亲启。”

右下角有娟秀细小的落款:

“源博雅。”




大天狗对此人并不陌生,在关西时都已耳闻,听说过不少轶事。

京都贵族。绝佳的弓箭手。非阴阳师却拥有封印结界的力量。

顺便还从猥琐男和花痴女的表情和欲语还羞中得知,相貌也极为俊朗。

一友人听说他要去京都游历,百般推荐源博雅,叮嘱他一定要去投靠,为人正直爽朗,舞文弄墨也极为在行,笛子弓箭围棋都是行家中的行家,与各路阴阳师都关系很好,去找他一定能安顿得很好。

那个为人谦和的朋友还跟大天狗说,觉得他们的性格一定很合得来。

大天狗对此不置可否,其实并没有很上心,来了京都后也没有去寻他的打算。

但是朋友早就一信飞到源博雅那里,嘱托他帮忙照顾自己这个任性的朋友。源博雅也神通广大,掐好了他来到的日期,打探到他下榻的驿站,一封言辞恳切真诚的亲笔信恭敬送上。




大天狗当然不是不近人情之妖,礼数周全是最起码的道理,与源博雅约好今日相见,大天狗早早就起了床,饮茶啖饭,坐在窗边静静看着鱼肚白,然后太阳升起。

临相约之时还有一刻,大天狗在源博雅府邸侧门垂手而立。刚站定朱门便开,一小总管样子的仆人带着一行人,笑眯眯迎上来:

“大天狗大人,源大人已在正堂恭候,这边请。”




走到堂前转过弯,远远听到推杯换盏之声,大天狗眯眼细看,那源博雅并不似传达之人所说在正堂等候,而是在偏堂与几人饮酒,好不兴致。

皱眉,这大清早的,喝酒?

源博雅看来也关注着来人,远远看到仆人带大天狗走近,跟众人作揖道别,送客之后,摆袖翩翩而来。

“久仰盛名,今日难得一见,博雅真是有众多事物想向您讨教。”握拳,一套熟稔的问候,一看就是惯常社交之人,尊敬地把大天狗迎进正厅。

“哪里哪里。”


源博雅看刚才大天狗看到他们饮酒时的诧异,便识相地换了茶水招待。大天狗坐定,不动神色地细细端详此人,身着便装也显露华贵,肤色不似平常贵族白皙孱弱,而是健康的小麦色,身姿挺拔,宽肩细腰,灰紫长发高束,容貌的确过人,更难得的是对此不以为意,神色放松,非常潇洒。

不俗。


茶不过两泡,两人交谈已非常融洽开心。大天狗相信友人所说“你一定与他投缘”,虽短短一个时辰还不知晓这人真心如此爽朗,还是日常社交练就的见人言人,见鬼说鬼,只知道这人能力不凡性格也很合得来,非常开心。


正准备添茶时,一位仆人低头走进堂来,向大天狗弯腰行礼后走到源博雅身边,轻声说:“给神乐小姐准备的椿饼都做好了,您吩咐便可直接送去。”

“好。”

仆人垂手退出去时,源博雅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叫住了她:

“那个晴明,你也顺便给他准备一些吧!”




端着茶杯眯着眼的大天狗瞳孔一颤,唰地抬头:

“晴明?!”


-TBC-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