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i1995kg

Thank you for your love.

【酒茨】孟婆说

不鸣白夜:

  【一发短完】
  【文中孟婆并非手游中的孟婆】
  【文中酒吞茨木红叶均为会死亡的普通人】
  【再试产粮玄学,吞哥你快来,我儿子想你】
  
  
  
  趴跪在地上的男人苦苦哀求我大发慈悲,第十次提起他生前深爱的一个女人,第九次把头颅磕向地面,第六次妄图上前拽住我的裙摆。我避开了他,只觉得他碍事得紧。
  
  我一手掌勺一手捧碗,掌勺的手在一口大锅中不停搅动,白色的热气变为紫红,飘荡着上扬,第一碗汤已熬制成了。
  
  见我捧着盛满了的汤碗看了过去,他筛糠似的抖了起来,连滚带爬地想远离我,口中还念叨着那个无聊的女人。这种人我实在是见多到麻木,就算他们再怎么挣扎也是无意义的。地面凭空窜出无数染了血的锁链,缠绕他全身,将他牢牢束缚住,汤碗被我随手抛了出去,在他上方悬浮,他见状死死闭上了嘴,聒噪终于是停了。紫红的汤绕过他的嘴,直接从他鼻孔里灌了进去。
  
  这过程对人类而言一定非常痛苦吧,他眼球爆突,白眼翻了出来,然而等汤水全部灌进去后,他马上就平静了下来,于是我让锁链松开了他。
  
  “感觉如何?想转生了吗?”我问。
  
  他茫然地环顾四周,一手摸向自己的胸膛,没有感受到心脏的搏动。他叹了一口气,笨拙地爬了起来。
  
  第一碗汤让他完全忘记了他深爱的人,他也就没有拒绝转生的想法了,所以他静静等着我熬汤,配合着喝下了第二碗用于忘却仇恨的汤,第三碗用于忘却自己的汤。
  
  人类死后总会对自己的爱耿耿于怀,所以我熬制的第一碗汤让人忘却的一定是深爱的人。若是有人执着于仇恨,那他们会逐渐变为鬼怪,也就不会来到这里了。
  
  不论是有多执着于爱人的人类,喝下汤后爱人都会从他们心中消失得一干二净,执念与信仰不值一提,我嗤笑着他们,千年如一。
  
  目送这个被孟婆汤洗涤得干净的灵魂走上了奈何桥,我摇摇头,准备迎接下一个不知烦不烦人的灵魂。
  
  与上一个很不一样,这个灵魂全然没有死者普遍表现出来的不甘,他在路上还把自己的灵体收拾得很干净,朴素的丧服丝毫没让他显得阴郁,看得出他生前也非常讲究。张扬的红发也被他扎了个高马尾,较多的发量在他脑后蓬松地散开,倒是很配这个男人全身散发出来的自信和不羁。
  
  “这就是奈何桥吧。”
  
  在我开口让他于此留步前,他主动跟我说话了,说的也不是陈述句,他倒是很清楚自己的状况。
  
  “是的,”我开始熬汤,“你得喝下三碗让你忘却今生的汤才能过桥。”
  
  “哦。”他应了一声。
  
  我稍微有点意外,面对自己必然的命运,他未免冷静过头了。
  
  “这是必然的啊,就算反抗也不会有改变。”他察觉到我的疑惑,摆了摆手。
  
  我挺满意他对自己的定位,终于能得个清闲,手中不断熬汤这枯燥的工作也变得不一样,效率不禁高了不少。
  
  “这是让你忘却爱人的汤。”
  
  接过碗时,他眼中露出少于遗憾,饮下前闭了闭眼,应该是回忆了一番某人的形象,之后他就毫不犹豫地一口饮尽。
  
  这恐怕是我最近遇到的最好解决的家伙了。稍稍有点开心,失去了好久的干劲也回来了一点点,希望他能开个好头,之后的工作也像这样轻松就好了。
  
  可他喝完汤后却发表了质疑:“这个汤要过一段时间才会生效吗?或者这是真货吗?我还记得她。”
  
  我感觉自己整个工作生涯都被否定了,有点生气。“立马生效,我从来不做假汤!”
  
  “也许这次你失误了呢?”他的话听上去有些微鄙夷,我突然有点不好的预感,这个家伙不好搞定。
  
  “我从来不做假汤。”我重复了一遍,把正在熬制的第二碗汤撒在了地上。
  
  不忘却爱人,就不能喝第二碗汤,现在我确信了,这家伙真的不好搞定。
  
  
  
  他真的给我带来了更大的工作量,他是第一个因为无法忘却爱人而留在这里的灵魂,若是平时遇到的那些死命不从的碍事家伙,那我大可以把他们扔进忘川河,无尽的苦痛作为他们违反规律的惩罚。偏偏他特别配合,除去那些质疑,他的态度好得不像话,我几度想把他直接扔进河里,最后还是职业操守阻止了我。
  
  所以我一等到送走别的灵魂的空闲时间,就不得不为他这个异类重新熬第一碗汤。
  
  他倒是闲得很,游荡在奈何桥附近赏景休憩。不看忘川河里挣扎的孤魂野鬼,奈何桥周围的景色倒是美不胜收,遍地开满艳红的曼珠沙华,在阴间的寒风猎猎中飘摇起舞,天幕泛着血色,染遍压顶的重云,河上漂浮着大片被忘川河腐蚀殆尽的灵魂粉末,却闪耀着纯洁无垢的金灿。这也许算是阴间给我的福利,可惜我早就有点审美疲劳,对他而言却是新鲜的。
  
  他不知喝下了第几次第一碗汤了,每次喝完都摇摇头,说他还没忘记她。我终于忍不住,问他:“你一直说你没忘她,你不会是骗我吧,她到底是怎样的?”
  
  他组织了一下语言,最后愣愣地说:“……她是个很美的女人。”
  
  “所有人都这么想自己的爱人,”我不屑,“如果你连她的特征都说不出来的话,那你就是在欺骗我,长时间留在忘川增加我的工作量,我会把你扔进忘川河里永世不得超生。”
  
  他看上去终于有些急了,之后便把那个女人从头到脚的外观形容了个遍,我逐渐能想象出那个女人拥有的墨色长发,雪肌绛唇,精致的脸庞,大方又强势的性格。他说得无比顺畅,形容得惟妙惟肖,似乎并不是随口虚构的女人。
  
  “……我从来不做假汤,”我坚持,“你从头到尾都只说你爱她,却没有跟我说你们之间发生的任何值得记一辈子的事,你告诉我的也不过是她的外貌和性格,再深入一点的信息你都没有说。她真的是你的爱人吗?不,你跟她真的熟吗?”
  
  这次他终于沉默了。良久,他说:“除了她,我真的没有更爱的人了。”
  
  痴情小子。我在心中嘲笑他,恐怕他是爱错了人。
  
  
  
  没过多久,或者说过了很久,我见到了那个女人。
  
  她长发及腰,面容年轻美丽,她应该是比他晚离世得多,可来到这里的人们全都是以自己最希望世间记住的外貌出现的,所以我并不觉得意外,顺便赞叹了一下她的美貌。
  
  他本还在我身后一棵树上,躺在一根粗壮的树枝晃着腿,看到这个女人后,他一下子坐了起来。
  
  “红叶。”他轻轻说。
  
  被唤作红叶的女人眼中飘过一丝不解和烦躁:“死酒鬼?你不是早就死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我忘不了你,他用更轻的声音说。
  
  红叶皱了皱眉,欲言又止。
  
  之后红叶就没有说话了,他也没有从树上下来,两人一起盯着我熬汤,我感觉如芒刺在背。
  
  红叶跟其他人一样,得知第一碗汤会让她忘却爱人时,她激烈地反抗了,却又在对上男人的视线后平静了下来。这的确很残忍,喝一碗汤不能让所有都结束,忘却了爱人却没有忘却自己,这就像是自己怀抱的强烈爱意都被否定了一样。
  
  红叶静静地流泪了,捧着汤碗的手在发抖,清澈的泪滴滑落脸庞,在她的灰白衣襟破碎。哪怕是我这种没有心的阴间使者,也微微心疼了一把,但这不足以让我网开一面,规律不能违反。现在我只庆幸她没有流下血泪,不然就很有可能使恨意刻入灵魂,成为恶灵为小,怀抱着仇恨转生才严重。
  
  她阖上了眼,眼中的流光跟随泪水从眼中消失,她嗫嚅着说出一个咒一般的名字,像是倾注了毕生所有的爱恋。
  
  “安倍晴明……”
  
  喝下了汤,她眼中痴迷不再,我看到了一个内心无比强大的女人,还在树上的他眼睛却暗了下去,目光中透出失落。的确,忘却了爱的红叶,最美的一面湮灭了。人类这个智慧种族,就是因为怀揣着爱恨情仇才会散发出最耀眼的光芒。
  
  红叶看了他一阵子,冷笑出声,对我说:“我觉得你早就可以给他喝第二碗汤了。”
  
  其实我早就发现他的不对劲了,毕竟我从来不做假汤。但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没有他遗忘了挚爱的证据,我就没办法让他喝下第二碗汤。
  
  红叶最后对他说,茨木应该也快来了。他只是看着红叶。
  
  我便有了预感,这个麻烦的家伙马上就能解决了。
  
  
  
  我曾以为他无法忘却红叶,是因为死后没有见到红叶而产生的心结。可红叶都离开了,他再次喝下第一碗汤,仍是摇了摇头。
  
  
  
  茨木的到来让这里嘈杂了不止一点。
  
  他顶着一头白乎乎毛茸茸的长发,发尾束成三股,随着他的走动晃来晃去,俊秀的眉眼凌厉的气势,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漠气场,说不出的好看。
  
  下一秒却形象破裂。
  
  “吾友酒吞!!!”
  
  这一声爆喝让我一下子警惕了起来,潜伏在地下的锁链冲出地面,好战的灵魂不是没有,身为灵体又难解决得很。这次他叼着曼珠沙华坐在树下,也被这一声吓了一跳。茨木绕过我直接冲向了他,喋喋不休。
  
  “吾友啊,你为何孑然于此,为何不前往来生睥睨大好河山?”
  
  我想说他并不是孑然独立,这里还有一个孟婆在不眠不休地熬汤。可见茨木叨得起劲,我也懒得灭了他的劲头,死后还能这么活泼的灵魂少之又少,稍微调节一下这里的寂寥也不坏。
  
  ……只是,他好像太活泼了点。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缠着他——现在我知道他的名字是酒吞了。
  
  心情突然前所未有的好,我知道,这一次,我能送他们两人同时上路,麻烦能一起解决。
  
  “挚友啊,能与你再会实在是太好了,就此携手离开吧,来生吾仍愿臣服于挚友的强大,为挚友披荆斩棘,同挚友开天辟地……”
  
  酒吞从一开始就蹙着眉,终于忍受不住,打断茨木的感慨。
  
  “你是谁?”
  
  茨木安静了。
  
  同时,给茨木的第一碗汤也熬好了。
  
  
  
  
  
  在茨木之前,酒吞认识的人来了不少,酒吞都没有忘记他们,茨木倒是第一个酒吞忘记的人。
  
  找到了忘记的人,那么我就有让酒吞喝下第二碗汤的理由了,也能强迫他喝了。
  
  但是让我比较意外的是,酒吞并没有拒绝喝汤。
  
  就像是他说的,接受宿命,他平静地喝完了汤,而已经喝完第一碗汤的茨木,正在一旁等着。他之前看到酒吞时眼中的热忱已经消失了,酒吞对他而言就是个陌生人。
  
  我说过,我从来不做假汤。
  
  他们一同踏上了奈何桥,灵体消失在薄雾中,曼珠沙华簌簌飘摇,血色穹幕卷云翻滚,灵魂碎片闪耀金光。
  
  忘川终于回归寂寥,只剩身为熬汤孟婆的我于此不眠不休。
  
  
  
  
  
  ————END————

评论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