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i1995kg

Thank you for your love.

红叶最相思【四】红叶×大天狗

时令趋冬,这枫叶林不同于其他,虽落叶不断,但仿佛这些空枯的枝丫在秋日也能长出新叶,大天狗抬头看着挡住视线、这密密麻麻的红枫中点缀的新绿,眉头深锁,踩着厚厚一摞落叶往枫叶林深处走去。

脚下的落叶已堆叠起厚度,被踩碎时尽是窸窸窣窣声,而且向前看去,满地都是从未被人踏足的完整落枫。

这枫叶林的古怪,他早就知道了。

可是世间万物又何时全部循规蹈矩呢?心怀大义的他从未怀疑信仰,只是在内心深处还留有不能触碰的敬畏,打乱原本秩序,硬生生用自己的信条纠正这个世界,并不是他想要的。有些事,存在便是存在。


那声音,对应过无数次的音容笑貌,对他来说是什么呢?是游历万千的一首特殊插曲,是孤高请傲许久,难得一次触踏世故。由笛声和冥想打发的时间,终于被横空出世的女儿家碎碎念打搅了。

艰难地在厚厚落叶林里前行,大天狗也不禁思索,自己寻见那女子,是想说些什么呢?道谢?搭讪?

太容易暴露自己是个偷窥狂了。

内心纠结着,七拐八绕,大天狗凝神,用意念寻着了那妖气最重之处。


拐过那好像是林中最大的一棵枫树,大天狗伸腿就碰翻一小堆骸骨,上面还挂着新鲜的血肉。自诩清洁的大天狗一吓,后退一步,抬头,看见了他万万不想看见的一幕。

蓝色打底白色菱花和服,齐臀乌黑长发,白皙纤手一只扶树,一只撩起耳边碎发,背对着大天狗,弯着腰轻微呕吐。

她。

是那日石上的她,是水中落叶的她,也是面前这个刚食完小怪,恶心呕吐倚在树旁的她。

漂亮……男人……安倍晴明……食人食妖……

几个词汇在脑中连贯起来,许久以来的迷惑,“我越来越漂亮了呢”的方法,终于在眼前铺陈开来。

那个有点絮絮叨叨,深情专注甚至有点可笑地认为漂亮就会获得男人爱情的单纯女孩,就是眼前,这个妖怪?


瞬间一股气涌上大脑带着血味,大天狗张张嘴想说些什么,向来通透灵慧的他蠢蛋一样,一个字也想不出来了。

带着十足的怒气,几乎是冲,走上前去。

毫无掩饰的脚步踩在碎叶上,弯腰的红叶扭过身来。

苍白带着不正常的猩红面色,像一个平凡女子早晨起床时低血压,双眼还不太能看清人,皱着眉辨认来人。

冲过来的大天狗翅膀不自觉带起了羽刃暴风,红叶禁不住大天狗的妖力,还没看清来人,一个踉跄向后坐在了地上。

红叶又羞又忿,立马想起身反击,却发现自己无法再发动死亡之舞,甚至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狠狠抬头看着他,女孩子的小脾气上来,眼眶里不自觉带了眼泪。

“你干嘛!”

大天狗突然想起自己没有任何理由来解释刚才的行动,潇洒利落的出手,然后面对女孩子的质问,傻子似的张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说什么也不合适。

说自己跟着枫叶找到她吗?那自己不就是个偷窥狂。

说自己路见不平吗?可是自己刚才什么都没看到还要承认半月前是自己所为。


“你干嘛啊!”红叶又嗔问了一句,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力气站起来,气急两手拍打着两边的地面,“你是谁啊!”

“我……”

刚发现她食人的愤怒一扫而光,面对女孩子的哭闹大天狗束手无策,满脸囧色手足无措,迟疑地向红叶伸出右手,红叶毫不客气地抓住,使劲得一下子把自己拽进了大天狗怀里。

大天狗只觉得面前一丝清甜飘过,又马上被红叶推开了。

“你是谁啊,呆子似的,不会说话啊?”红叶扑扑衣服上的灰尘,不耐烦地问。

“我……大天狗……”

“大天狗?什么狗,我不认识你,你干嘛的?”

“我……路过……”

红叶上上下下扫了他一遍,惊慌的大天狗被她吓住不敢动。

这人在红叶看来就是个二愣子。

“脑子不清楚。”红叶盖棺定论后摇摇头,转身就走了。

大天狗站在原地,目送着红叶走远,脑子里像浆糊翻绞,又像烟花爆炸。


翌日。

安倍晴明宅前。

小纸人拎着扫把,蹦跳到门前,把扫把放在一边,打开门锁推开门,开始一天的清扫工作。

一个高大的身影盖上来。

小纸人吓得差点撞在门上。抬头。

大天狗立在门下。



TBC


不知道为什么,大天狗在我的脑海中就是个没谈过恋爱的理工男,满脑子好好学习不懂怎么追女孩,红叶是他一直暗恋的美术系系花……?

至于酒吞茨木黑晴明去哪了……我也不知道> <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