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i1995kg

Thank you for your love.

红叶最相思【六】红叶×大天狗

“咿!~呀!~”最后一个残血的达摩被萤草干掉了。

“终于打完啦~”萤草擦擦头上的汗,如释重负地笑着向座敷童子招手,座敷也回她一个微笑。

夹在两人中间大天狗面无表情地转身走了。

刚开始跟大天狗一起打妖怪退治还是有点尴尬的,以前是平易近人的姑获鸟带着座敷和小草打,自从大天狗被晴明招致麾下,姑获鸟便被调走打结界去了。三人已经协作一周有余,他们也渐渐习惯了这个沉默寡言的SSR。

萤草握着蒲公英看着大天狗离去的背影,似自言自语,也似与座敷说。

他其实人很好的。

每次看她俩快残血时,大天狗便主动挡刀,座敷和萤草惊慌地跟他道谢,他既不答话也不转目,专心打完便早早离开。知道他不会有任何回应,萤草和座敷也默默接下了这份好意,三人默契地不再说什么。

“我当时,”萤草看向座敷,“可真没想到,晴明大人会收下他呢。”



那日。

大天狗坐在席垫上,面前的茶一口未喝,对面坐着安倍晴明,面前也是满着的茶杯。两人面面相觑,不发一言。

安倍晴明本不想收他,拗不过他在门口站到未时,终于把他请了进来。冬日虽有暖阳,晴明终怕他抵不住北风寒冷。

大天狗“程门立雪”时便打定了安倍晴明会是屈服的那一方。他内心打赌半夜之前晴明一定会松口,结果中午刚过,安倍晴明就已走出门来。

他法力高强,心细如发,但太过慈悲,多次把自己放在无可奈何之境。安倍晴明的为人和弱点,他见他第一面便看得通透。

作为式神收归于阴阳师,大天狗反倒掌握了主动权,气势更胜一筹,居高临下看着晴明。

晴明无心争胜,只婉言相劝:“我宅尚小,虽不明你要何物,我也知道你内心山河。汝之所求吾恐怠慢,茶水微薄,我能提供不过如此。”

大天狗一早想好了对应之词:“你所求,我所求,我们都不必互相揣测,本来就各行各道,我想要的我再清楚不过,我只想说,”跪坐的他挺直上身,“不入此门,我决不罢休。”

安倍晴明又叹了口气。

从那以后,大天狗便被派去做每日的妖怪退治这种没有难度又枯燥的工作。其他式神都忙着升级,打御魂,打觉醒,斗技,狩猎妖怪,最不济的也在做自己的传记。只有他,每日只上场两次,剩下时间全都无所事事。他并没有什么怨言不满,准时在午、戌时出现,认真打完然后离开。与其他式神也几乎没有任何交流。

他知道晴明在等。

他在等他找到他想要的东西,便会自觉离开。

可是那日大天狗撒谎了,他想要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入骨。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笛声戛然而止。

“对不起。”自觉打扰的姑获鸟诚恳地道歉。

“无妨。”大天狗收起因警觉而打开的翅膀,屋脊上腾出了位置。姑获鸟轻轻走到他身边,坐下。

“您的笛声真美,大天狗大人。”

“不必,唤我彦命即可。”

“彦命?是那个……”

“那是往事了,不必提起。”

“好吧。”



“请问这是什么曲?”

“汤显祖的《牡丹亭》。”

“这样。”

“有何高见?”

“并无高见,感触一二,”姑获鸟伸直长腿,伸了个懒腰,“我以前只觉生死有命,现在想,其实得得失失都已注定,情深情浅也并非自己可控,无力的事物不想多费心思去想。由他去。”

“无力吗?”大天狗被姑获鸟的这番言论打开了心绪。也打开了话匣:

“我现在觉得,自己也在做无用之功。”

“这事想来也无凭可笑,似您,似我,似更多更多的人人妖妖,跌在一个情字上,便怎么也爬不起来了。”

“只是没想到这情起突然,这情人也是无端可笑。”大天狗笑得如此舒畅,姑获鸟还是头一次见。

“何如?”

 大天狗简直掩不住大笑:“我居然未见此人便爱上了!”

姑获鸟当然听出了这笑声里的悲酸,便不再追问,随着他一起笑起来。

两妖交谈及心,非常畅怀,一起笑出了眼泪。

彼此各含心事。

大天狗眼前浮现河边的红叶。

姑获鸟一只手暗自抚上自己的小腹。





朱门华庭之内。

壁梁上全都挂满白布,仆人们全都弓背匆匆而过,依稀听到断断续续的妇人哭声。白灯笼一盏两盏,撑不起这硕大凄凉的庭院。

正厅内的华服之人眉头深锁,与五六人交谈着什么。原本控制着低声,越讲越讲,怒不可遏地大声呵斥起来。

时辰已经很晚,殿下来了几波人,又走了几波人。来来去去,只能听到脚步声和寥寥数句命令。

这里的气氛诡异地吓人。

门口两个打更之人揣着锣路过时,正好朱门大开,一队士兵整齐划一地从里面跑出来,又不知道往哪里去了。

两人走远之后,才敢低声议论起来。

“佐藤家这是怎么了?”

“哎呀晦气晦气!佐藤家的公子死了!”

“呀?还有这事?”

“可不是呢!死了一周多了,街口三浦家的闺女在里面做事,哭丧都哭了好久了呢。”

“怎么说死就死了呢,怎么死的啊?”

“我跟你说这死法才是最晦气的!”压低了声音,言词里难掩惊惧,“被一个女鬼吃了!”

“啊?!”

“你小声点儿!这事儿呀,听说是一群小孩儿不听劝非去那枫叶林里玩,最后那女鬼就逮了一个来吃,偏偏挑中了佐藤家的少爷,那几个小孩儿也不懂事,回来就直接说那少爷被吃得骨头都没几根了,啧啧……”

那个打更人已经吓得不敢说话。

另一人看他害怕,说得更津津有味:“夫人听了当时就昏过去了,大人气得不知道摔了家里多少东西,跟上面调了兵马,要夷平那枫叶林,还招了好多阴阳师,打算把那女鬼抓出来剥骨抽筋呢。”

“哎呀这不是作孽!”

“谁说不是呢,以前吃了多少人都没人管,现在动了大官家的孩子,也算她倒霉!”

“吓死人了我不听了我不听了,快走快走。”

“哈哈瞧你这胆子……”




晴明宅里。

屋上。

姑获鸟已经道别回去睡觉,大天狗愣呆一会儿,复又把唇贴上笛子。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恨不知所踪~一笑而泯~

人世间有百媚千红。唯独你是我情之所钟。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