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i1995kg

Thank you for your love.

红叶最相思【八】大天狗×红叶

首页吃粮吃到糖牙,毕业了搬完家了有空了就赶紧继续写~~



大天狗第一次在外夜不归宿,就是五天。

这五天发生了很多事。


“晴明大人,大天狗不在房间。”姑获鸟匆匆赶回院子,看着晴明忙着分派任务。

寮府和佐藤门差的上门拜访,最起码佐藤家的意思,就是先限制安倍晴明等阴阳师的行动。如无事前通知,阴阳师们还可装作不知情前去阻拦,现在人家把貌似正当的理由甩出来,态度之强横也暗示了众人,佐藤不需要也不在乎枫叶林的生灵和京都周边平安,甚至谁敢阻拦就也把他踩在脚下,跟着那整整一片林献祭给自己惨死的儿子。

阴阳师们当然也不会因此而完全袖手旁观,安倍晴明挑出了行动迅速、心灵脚快身材娇小的式神,不易被旁人发现,安排他们去枫叶林的各个方向观察工程进程。又派出几个平时在周边有点威望、人脉广的式神去提前安置林里小式神们,让它们提前找好落脚处。姑获鸟等几个跟随晴明最久的式神和八百比丘尼安家坐镇,谨防佐藤家听到什么动静寻上门来,姑获鸟知道这件事情始末,说话也有分寸,跟着安倍久了京都基本都识得她,也有些重量。

观察枫林动向,会飞的式神当然能帮上最大的忙,这个当口,大天狗恰恰不在寮里。

安倍晴明除了安置式神,还要去阴阳师门上去商量事宜,忙得也顾不上大天狗了,只吩咐姑获鸟待他回家通知自己,便带着神乐和小白出门了。

姑获鸟站在门口目送晴明离开,心里突然浮现起,那日房顶,大天狗跟她诉说的“不可得之事”。眼里是沮丧的,语气里是沮丧的,连翅膀摆动的弧度,都是沮丧的。



红叶倚在林中最大的枫树下,半眯着眼,冷冷地看着大家慌忙地四散逃窜。工人的帐篷已扎在林外数日,来的第一天她就知道了。这两天各种砍树搬运的工具陆陆续续被运来,从靠城的方向开始,将将把林全部包围起。

她不屑逃,也不想逃。

自己的生命早已与这片枫叶林连接,生在此长在此,林子听她说了无数的心里话,林子里她遇上了他,丑陋时她在此,食人变美后她也在此,从未想过离开,林子要被夷平,那就让我也永远葬身在此吧。

那位京都大人莫名突然来夷平林子的原因她也耳闻过,这两天气急败坏找上她骂她者有,逃走时对她指指点点者有,她一概仰头斜眼装看不见听不到,吃了这么多人,吃的是天子还是贫农,对她来说早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吃人的后果她自己从第一天吃人开始时便不在乎了。

远处“轰”的一声传来,红叶闭上眼靠在树上。

又一棵百年老树被砍掉了。



工程进展比安倍等阴阳师们料想得还要快上许多倍,阴阳师们达成的共识是尽其所能救出尽量多的妖怪,水土问题再咨询相关专家,把毁山灭林的影响降到最小。多么讽刺,本该为民谋利的官员,犯下的过错竟然要平民来弥补。

在不知火阴阳师家连夜决策时,晴明累极,到院子中歇息揉着太阳穴,他已劝说神乐和小白去休息,每隔两个时辰就有式神来跟他汇报佐藤家进度,这次是丑时之女和觉。她俩跟门卫打过招呼就着急来寻晴明汇报。

晴明弯下腰仔细听着,听完后说了句:“好了我知道了,你们俩辛苦了,去做该做的事吧。”

觉有些迟疑,继续说:“晴明大人,有个情况,我觉得还要跟你汇报一下。”

晴明迟疑了一下,露出疑惑之色。

“晴明大人……红叶……她……不肯走。”



大天狗住在野外的第三天,看到越来越多脸生的小妖怪着急忙慌地从黑夜山跑过。心生厌烦,拍拍翅膀,往山上更高的地方飞去。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