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i1995kg

Thank you for your love.

红叶最相思【九】大天狗×红叶

大天狗不在寮里的第四天,枫叶林已被铲掉了一大半。

平安京的阴阳师们还是低估了这片林子的重要性,虽然林子里有个吃人的妖怪平日无人驻足,但它收纳了不少大小妖怪,有一些已经住在这里上百年,现在林子被毁它们失去家园,妖怪们带着瘴气和怨气四下逃窜,有的往北迁徙,有的往城另一边的黑夜山逃去,有的慌不择路误入普通人家,阴阳师们除了要安置结界防止妖怪作乱,还被时不时请到家里去消除无端的疾病。

听说到红叶伤人的消息时,晴明正在一户人家里做法,劝服一只妖怪收手离开不要再留在这里为人类带来灾患。

狸猫抱着酒壶跑来说红叶占地伤人的时候,晴明想,这一天终于来了。


情况不好。很不好。灭林原因的罪魁祸首占住了林子正中,按照晴明一众阴阳师的预测,林子最快可以六天内就被浩浩荡荡的佐藤家兵们夷为平地,第四天就进行到了枫林腹地在所有人的预测范围内。

晴明在赶往事发地途中,看到了一波佐藤家的官兵,抬着担架把三四人抬出林去。那波人也有认识安倍晴明的,两拨人擦肩而过后,晴明听到了背后那边的窃窃私语。晴明面色难掩尴尬。

小白提醒说,晴明大人,我们快走吧。


大天狗夜不归宿的第五天,他并不在黑夜山,而是在源博雅家里与他告别。

难为源博雅取消了原定那天的射箭比赛,在家里大摆筵席,虽然宴席里只有他二人,源博雅仍坚持不醉不休。

大天狗不喜饮酒,几杯淡茶后,源博雅那边已五两下肚。饮多已变得有些絮叨,大天狗看着渐渐失态的源博雅,不吭声地把酒壶拿来,倒满自己的茶杯一饮而尽。

“说实在的,你留在晴明那里,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哪。”

“说实话,也很出乎我自己的意料。”

“你未曾来京都时我便仰慕你,羡慕你潇洒来去,不似我顶着源姓,仿佛再怎么样都不自由。”

“吾不太懂人类的等级分化,但好像,生在源家好像不是一般人会后悔的选择。”

“是哈?那恕我说大话了,多少在底层艰难生存的人不知多讨厌我这种口气。”

“是的。”

“哈哈你还真不客气呀!”

“吾从来不相信世间平等,或者说,它永远都是平等的,每时每刻。”大天狗端起茶杯,从亭子这边走到博雅身后,把手臂支在栏杆上,看池里的游鱼。

“哈……”源博雅伸了个懒腰。

“我来平安京许久,感谢你的照顾,不过我觉得,我也应该离开了。”

“你开心就好。”源博雅手支下巴,整个人上半身都快躺在酒桌上,不知不觉已经喝了一斤,漫不经心地提起,“不过,你最该感谢的人,难道不是晴明么?”

临行前只来找他,看样子,晴明说不定连这茬都不晓得,博雅虽然醉醺醺心里却明镜似的,猜也猜到大天狗和晴明之间有些不可告人之事,不过那就不是他能插手的事了。

大天狗还盯着那些红鲤,笑了。

他想起了在河边练笛时,看到的那些顺流而下的红叶。

想起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正面见到她时自己的狼狈。

想起她对着叶子诉衷肠的可爱。

想起自己想再去看她却居然害怕的自愧。

想起这一切的不可得。

失神,手一松,茶杯“咚”地一声沉进池里。

鱼儿们四下逃窜。


大天狗和源博雅月下尽兴时,安倍府上正鸡飞狗跳。

姑获鸟正用扫帚收起落叶,门“嘭”地一声被撞开,姑获鸟吓了一跳,看见眼前的一幕更吓得不轻。

晴明抱着紧闭双眼、面色憔悴的红叶冲进门来。紧随其后的神乐和另一个阴阳师和几个式神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门,那个阴阳师打扮的人立马开始布置结界,姑获鸟惊讶地看着结界慢慢包裹起整个府邸,晴明抱着红叶不发一言便向后院跑去。好似听到晴明的呼唤,樱花妖、桃花妖、蝴蝶精、惠比寿都从房里和外面回到庭院,追随晴明而去。


TBC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