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i1995kg

Thank you for your love.

【荒连甜饼】初遇

第二篇甜饼,补愚人节。
师生,年下设定。



二人的相遇并不能称得上是完美。
那是荒的大四第二学期,荒正为了补学分而焦头烂额,因为大学四年的精力全都放在画画和开画展上,专业课的成绩门门A+,非专业课门门飘红。因为荒在公选课的出勤率都低得可怜,教授们也鲜少给他开绿灯。本来打算放弃拿毕业证,但是学院的辅导员对荒非常上心,认为成绩这么好的苗子不该连顺利毕业都不能,苦口婆心地劝说他最起码学分修够,最后甚至用画室的钥匙威胁,荒只能靠最后一个学期疯狂补修。最后还差一门课时,就随便选了一门超热门的历史课,心想选不上也有理由搪塞辅导员。

描线完成最后一笔后,荒放下画笔用手背擦擦额头的汗,摘下袖套,把放在脚边的速溶咖啡拿起喝完,桌上的手机屏幕刚好这时亮了起来,是课程表的提示,提醒自己去上历史公选课。“说好的超热门超难选上呢?怎么我就选上了……”荒叹了一口气,想了想接下来也无事可做,干脆就去上课打个酱油,收拾收拾东西往教学楼走。

果然是超热门课,荒刚上楼梯就看到门口乌泱的人群,甚至有来蹭课的学生占据了教室大部分的楼梯。心底涌起深深的后悔,好歹挤进人群,在教室后面的角落里,找到一个桌子破了一块的座位坐了下来。从包里掏出一本画集放在桌上翻开,有一耳朵没一耳朵地听着旁边女生对这门课的热烈讨论,捕捉到了“男神”“什么连”“最年轻”几个词汇。荒漫不经心地从小盒子里敲出两颗口香糖,刚走神就听到前门门口骚动起来。

荒抬头往讲台上看去,就算荒身高已经十分傲人,还是被一圈圈脑袋挡住了视线,只看到粉色的头毛和白色的衬衫立领侧面。荒调整角度想看个清楚,看到前面有好多女生掏出手机对着教授拍照,心想太夸张了吧,还没看到正脸就听到一个温柔得发黏的声音:“请同学们坐下,不要挡到后面的同学哦。”

一层一层的人落座了,露出了讲台上白色衬衫黑西裤的单薄人形,侧着身子把公文包放好,扭过身来翩然一笑。


接下来一目连开始介绍自己的课程,荒慢慢把自己的头低下来。感觉有些不对劲,用手一摸脸。

烫的。



【荒连小甜饼】礼物

师生,年下设定


荒是咖啡中毒患者。
就算在傍晚,荒觉得自己打不起精神时也会来一杯意式浓缩。连吐槽过他,荒认真地端着杯子说,画家的灵感很难得的,流星一样的灵感在脑海中闪现时,必须拼尽全力追上它,如果放纵它溜走,那什么也画不出来。
连听着他坐在地板上说着这些话,在他的画室里艰难行走,绕过铺了一地的凌乱画纸,仔细看着画架上的每一幅幅浓墨重彩。都是荒喝了无数杯咖啡后,灌注了许多心血的作品。

所以在一起后的荒的第一个生日,连送了他一台很贵的胶囊咖啡机。
“半自动的需要清洗很麻烦,知道你不想在这种事上浪费时间,胶囊咖啡机最适合你了。”连在荒安装咖啡机的时候说。
“你一直都这么贴心。”荒抱着情人的后背把他圈在怀里,把下巴搁在连软软的粉发上。
“就是太贵重了。”
这个牌子的咖啡机和胶囊,口感浓厚泡沫细密,荒种草了很久,但是打着两份工领着奖学金的荒,无论如何也承担不起。
“没有你送我的贵重。”连扣上他的手。

在连帮家庭困难的荒找到离学校很近又便宜的房子后,荒连夜给他画了一幅画,第二天敲开连的家门,顶着乱毛和通红的眼眶,一语不发地递上了自己的画。
那幅画是一张抽象派的荷兰地图。连是平安大学里的历史系教授,研究的是欧洲历史,他在上课的时候讲过,自己最喜欢的国家,就是荷兰。从来不认真上非专业课的荒,居然就记住了。

那天清晨,连看着这一幅笔画痕迹还没有干透的画,张狂的线条隐约勾勒出荷兰的形状,用色非常大胆,仔细品读,有触目惊心的感受,还有细节的张弛有度。连不是很懂画,头上还笼罩着起床气,不知不觉把这幅画看了很久。最后视线停留在右下角,藏在墨蓝背景里,一个潦草有力的签名。
“荒”。
连念出了声。

自从那天起,荒和一目连就做了一场交换。
一幅画,换了一颗心。

一个不打斗鸡的咸鱼,为了应援把传记做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