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i1995kg

Thank you for your love.

【阴阳师】【晴明X酒吞】酒光潋滟晴方好8

神说要有花:

  当阴阳师抓着鬼族之王的手腕,将他强硬的压在一旁残破的墙壁上时,酒吞居然挣脱不开。那对于理应比人类体质强大太多的鬼族来说非常神奇,就像是被下了什么诅咒一样,被晴明碰触的地方烫的让他身体发软,毫无力气。

  “……你对我用了什么咒术?!”酒吞怒瞪着他,“缚?还是别的什么?”

  这样的质问似乎让阴阳师愣了一下。他那双浅色的眼眸中突然飞快的闪过一丝笑意,但在酒吞捕捉到之前,又化作了一片平静。

  

  “我什么也没做。”晴明一本正经道:“你想要去哪?你的瘴气几乎把整个第四层都淹没了,觉醒之塔可不是什么通风良好的地方,你难道不应该收拾一下你自己造成的残局?”

  酒吞冷着脸用力一挣,这次阴阳师顺从的放开了他。晴明甚至朝后退了好几步,恢复成了一个比较疏远冷淡,而又礼貌不至于失礼的距离。

  “红叶呢?”鬼族之王沉声问道。

  阴阳师的神色淡然的回答道:“我先让她们都离开了。”

  “为什么?”酒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个问题上一直发问——他莫名的只是想跟他多说说话。但晴明对于他的心思似乎毫无所觉——这让酒吞微微松了口气,却又微妙的更加不悦。

  只听阴阳师温和的回答道:“即使是妖怪,也最好不要在瘴气里呆的太久。”

  “哼,”酒吞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只有弱小的妖怪才会害怕被瘴气腐蚀。”

  晴明这次笑了笑,却不再回话了。

  

  酒吞瞥了他一眼,抿了抿嘴唇。他有些想要问问他,他还记不记得,诅咒期间发生的事情……还是说,解除诅咒之后,诅咒期间的事情也都忘记了……?不然为什么,他可以如此自然而客气的面对他,与他相处……?

  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让背后的葫芦张开了裂口,然后开始吸收四周的瘴气。阴阳师跟在他的身后,两人安静的单独走在一起,过了好一会儿,酒吞才反应过来,这个地方除了他们两人之外,似乎再无他物。“……你疏散了整个第四层?”

  回应他的是一声客气的:“是的。”

  “有这个必要吗?”酒吞讨厌晴明显得如此的防备他,“大部分的阴阳师都能够净化瘴气,留下来多少可以派上些用场吧?”

  而阴阳师的回应毫无破绽,“等大分量的瘴气都被你吸收后,后续的净化工作会交给阴阳寮安排的。”

  晴明用公事公办的语气说道:“在阴阳师聚集的地方,多少请收敛一点,酒吞童子。如果危及到人类的性命的话……阴阳寮会派出阴阳师前去讨伐你的。”

  “哈。”酒吞嗤笑了一声,“讨伐我?就凭你们吗?”

  “虽然可能做不到杀死你,但是封印呢?”晴明平静的说道,“而且,茨木会担心你的,还有红叶……”

  “那个女人不会担心我。”

  “但是你应该很在意,她对你的看法,不是吗?”

  “那又怎么样?我已经说过了吧,反正她也不会更讨厌我了。”

  他那不听劝的模样,让晴明有些感到苦恼般的微微皱起了眉头,“……真是顽固呢。”

  他的声音很轻,可是鬼族的听力却很强。酒吞转过脸来,盯住了晴明,“如果有一天,阴阳寮真的派人来讨伐我,那会是你吗?晴明?”

  “我失去了记忆,”晴明毫无动摇神色的回望向他,“也失去了大部分的力量。如今,虽然还有人愿意称呼我为最强大的阴阳师,但恐怕已经有很多同僚,要比我更加可靠吧。”

  “我可不会败在那些无名之辈手上。”酒吞神色端肃,看起来是非常认真的想要与晴明一战,他甚至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语中带着某种莫名的感情:“如果你们要讨伐我的话,我只想要你。”

  

  这话让晴明挥开扇子,挡住了自己的半张秀丽的面容。他沉吟了片刻,然后笑了起来,“可以。到时候我会带上茨木和红叶的,茨木一定会很高兴。”

  “……不许带他们两个!!!”

  “诶,为什么?”阴阳师有些坏心眼的反问道,“茨木一直都很期待啊,还有红叶……”

  “我怎么可能对那个女人出手啊!!”

  “那么就算我赢了。”

  “喂!!!”

  被挤兑的气急败坏的酒吞还想说些什么,但他看着面前阴阳师那双含笑的青色眼眸,却突然回过了神来。

  

  搞什么啊……这是在干什么啊!!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没有好到能这样互相开玩笑的交谈下去吧!?

  他烦躁的“啧”了一声,撇过了头去,不再与晴明相对。

  “……我把瘴气都差不多收回来了,你找人来净化干净吧。”

  鬼族之王匆匆的扔下最后一句话,便迅速的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走在他身后三步远的阴阳师随之停住了脚步。

  男人收起了扇子,他垂下眼眸,伸出修长的手指,轻柔的在扇骨上细细摩挲了一会儿之后,这才意味不明的微微勾了勾唇角,转过身去,朝着出口走去。

  

  

  事后茨木才知道了这件事,他顶着一头不知道在哪座森林里蹭到的树叶冲了回来,“吾友还在吗?!”

  然后得到了整个阴阳寮同情的笑容。

  红叶很不客气的吐槽道:“叫你到处乱跑!作为晴明大人的式神,不听话就会一直这样错过哦!”

  雪女刚好从一旁飘过,听见这话,她转过头来,望着红叶,想起当初她与茨木一起刷觉醒之塔时,偶尔见过酒吞几次。那位鬼族之王的态度……对于晴明大人的态度,让她有些感觉微妙。

  她在红叶与茨木呆着的屋外欲言又止的悬浮了一会儿,却又不敢确定,最后什么也没说的径直离开,前往了庭院。

  

  今夜的月光很美,晴明正在庭院的樱花树下,提笔在宣纸上作画。而五只灯笼鬼漂浮在桌案的上方,为自己的主人提供光源。

  雪女靠近的时候,看见晴明正在画一位红色长发的美人。

  那位红发美人垂下一头浓密的长发,还没有画出其他五官,只有一双眼睛,凝望着画纸外的世界。身上穿着黑红色的宽松和服,花纹繁复精致,不像是普通人家女子的打扮,华丽的宛若花街女子,但是比起花街女子,却显得更加端庄和威严。

  ……奇怪,在女子身上,怎么会看出威严呢……

  雪女不自觉的绕着桌案,从晴明的对面,转到了他的身边,从反着的画面,看见了正着的模样……

  然后发现,那根本不是女子!

  只不过倒着看,那修长的身形和红色的长发极具误导性——

  这明明是酒吞童子放下了长发后的样子啊!?

  

  她震惊的抬起了眼来,看向了自己的主人,而晴明并没有阻止她的靠近,也没有阻止她的观看,他此刻抬起头来,朝着她微微一笑,然后伸手按在嘴唇上,轻轻的“嘘”了一声。

  然后复又低头,在画纸上那张轮廓俊秀的面容上,添上了一双嘴角微微扬起的嘴唇。

  那双原本情绪喜怒不明的眼眸,顿时显出了几分笑意。

  但那微笑着的表情,尽管有了些许温柔,却依然带着鬼族之王特有的桀骜与骄傲,也因此显得更加……勾人心魄。

  “晴明大人……”雪女低低的开口道,“酒吞童子深爱着红叶啊。”

  “是啊……”晴明也轻轻的叹息了一句,“我知道。”

  “为什么会这样?”

  晴明沉默不语。

  “一定是晴明大人被太多人爱而不得,所以上天也想要晴明大人,感受一下求而不得的痛苦和煎熬。”

  阴阳师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起来,“雪,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不,我只是以为……我原本只是以为……”雪女顿了顿,“这件事情不过是我的错觉……”

  但是想想,那时候晴明大人告诉她,茨木和酒吞会帮他刷觉醒材料,让她去找他们组队的时候,就已经不对了吧——

  晴明大人和茨木,酒吞,什么时候关系好到了可以这样帮忙的地步呢?

  “……晴明大人,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

  阴阳师却没有直接回答她这个问题,“……雪,你觉得感情这种事情,是可以人为控制的吗?”

  雪女摇了摇头。

  “那么,你知道妖怪间秘密流传的一个诅咒吗?关于中了诅咒的人,将会爱上睁开眼睛后所看见的第一个人的那个诅咒?”

  雪女微微一愣:“我听说过。”

  “你觉得是真的吗?”

  “当然不是。”雪女斩钉截铁道:“那个诅咒一开始是人类所臆想出来的,所需要的东西,只不过是人类把妖怪中,所有和爱欲感觉相似的妖怪当做了素材——比如象征着诱惑的狐妖身上的毛发,比如人类向往爱情犹如火焰般热烈的凤凰火身上的火焰……因为对于普通人类来说根本不可能取得这些东西,所以反而许多人类深信不疑,这种深信不疑甚至影响到了一些妖怪,于是在妖怪间也流行了起来。”

  “是啊。”晴明终于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所以啊,我大概是从刚见面的时候,就喜欢上他了吧。”

  

  那时候,茨木张狂的前来拜访,说他在寻找酒吞童子。明明自身就已经如此的强大,他却说酒吞是“我所追求的极致,位于顶点的存在”。

  也许从那时候开始,晴明就已经忍不住的升起了些许的好奇之心。

  什么“酒吞童子不仅拥有压倒性的战斗实力,头脑聪明还冷静的可怕。他本身就是强大的代名词。”……

  什么“他脆弱的样子也很迷人!酒吞童子是个妖孽!”……

  

  等等,晴明顿了一下,这么说起来,他会喜欢上酒吞,完全是茨木太会卖安利的错吗?

  但是……也许是因为前期他描述的形象太过完美,最后见到为了红叶烂醉如泥的酒吞时,那一时让人难以接受的反差,才更让人觉得惊讶和震撼吧……

  为了女人啊……

  在茨木看来,满脑子都是女人,大概是一件自甘堕落的愚蠢的事情……可是,那也就意味着,对方是一个很痴情的人。

  那样的喜欢着一个人……明明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又有哪里愚蠢呢?

  应该是……让人好不羡慕才对啊。

  

  

  

PS。应该快完结了~~~

  

  

  

  

  

  

  

  

  

  

  

  

  

  

  

  

  

  


评论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