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i1995kg

Thank you for your love.

多情却被无情恼【三】妖狐×姑获

神乐提着伞表情尴尬地踱步回家。

晴明还未回来,神乐想赶快忘掉今天的事,下次见到源博雅搞不好还要被嘲笑,也不等跟晴明报备就把式神录还给八百比丘尼跑去沐浴休息了。

八百望着神乐急匆匆的背影不置可否,忽然想起什么,翻开式神录找姑获鸟。

“哎呀哎呀,昨天姑获鸟的腿受伤了,今天要给她疗伤呢……啊找到了。”

已经归档休息的妖狐睁开了眼睛。

受伤了?


日渐西垂,天空清透,东边已泛起靛蓝。妖狐吃过晚餐绕到后院,对着猩红的落日眯了眯眼。一阵秋风吹得他抱紧双臂,妖狐怕冷,无心赏景,径直向药房走去。

刚才吃饭时未见八百和姑获,应该是抓紧时间疗伤去了吧。

妖狐很少来药房,长期的野外生活让他对小病小伤并不在意。绕过门前晾晒的草药,妖狐被巨大的草药味熏得皱眉。

“姑获姐。”妖狐轻叩半掩门扉,却发现八百不在。

“你怎么来了。”一句疑问句,姑获并没有带任何疑问语气。她正坐在里间的榻榻米上,外套斗笠鞋子都脱下,旁边的小矮桌上放着药罐和纸笔。姑获打完招呼便自顾自低下头擦药。

妖狐在身边坐下,自然地向她伸爪,姑获没有迟疑,把药瓶递给他。自己的羽毛,擦药终究不方便。常见的擦伤,就是面积太大,伤口虽不深但肯定影响走动。

“八百找药去了,说是要再添一味。”

“比上周严重许多?”

这伤其实不是昨天的,是上周的。护腿都被蹭掉一大块,血慢慢往外渗,大片大片看着很吓人。换了条新护膝就能遮住伤疤,姑获鸟就没有告知晴明。她自己涂药不方便,偷偷告诉妖狐去帮自己买金疮药。妖狐问起怎么受的伤,姑获鸟只说是不小心摔倒。只是奇怪这伤迟迟不好反而今天加重了,晴明已经看出端倪便瞒不下去了。

“我白天出去打结界,只能晚上回来擦药。涂完药刚平复一些,白天就又拉开了。”

“晴明就不该让你再出去了。”

“嘘。”姑获鸟示意妖狐,“小声点儿,受伤本来也难免。不过晴明说了明天换打觉六,带着红叶也轻松一点。”

“不用红叶,明天我陪你去。”妖狐头也不抬。

“陪啥呀,你那大招打打御魂还行,打觉醒秒不掉大麒麟小麒麟也太屈才,去啥?”

“搞笑,说得我跟没有普攻似的。比我高三级就这么瞧不起狐了?”

姑获鸟被妖狐低劣的笑话逗得噗嗤一笑。

“不能就是不能,这么多废话。听说神乐今天把副本扫了十多遍,你还有力气在我这耍小聪明。”

嘿,你打一遍跟我打三遍似的,飒飒飒。姑获鸟的“伞剑!”已经被妖狐嘲笑许久了。偷笑着站起身来,姑获也乐,把护腿绑好。

羽毛带起了袖口,刹那间妖狐瞥见了姑获翅膀上的一道新疤。电光火石之间,妖狐猜到了什么,情急抓住了姑获鸟的翅膀。

姑获鸟吓一愣,抬头看他。

“你最近晚上,都去做什么了?”

“你……说什么?”

“以前都没伤这么频繁过,第一次还瞒着大家只告诉我,这次瞒不住了才说实话的吧?还是……你受伤还不只两次?”妖狐越说越急,直接上手开始掀姑获鸟的袖子找有没有其他伤口。

“喂喂!”


姑获鸟是他做晴明式神后第一个朋友,也是最好的朋友。除了带狗粮,式神基本都是等级相近的一起出动。晴明给妖狐喂了红达摩之后,跟他等级最接近的就是犬神山兔桃花妖荒川之主阎魔,再有就是更高一点的红叶姑获酒吞茨木大天狗。而妖狐能跟姑获鸟变得更熟络,是因为SSR式神一直被派去打斗技,打高级御魂和副本的时候总是他和红叶姑获鸟惠比寿鬼使黑白。鬼使第一要务还是工作,红叶总是跟着晴明跑,惠比寿人挺好就是脾气古怪,于是和姑获鸟关系甚好,经常一起修炼。


“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