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i1995kg

Thank you for your love.

红叶最相思【五】红叶×大天狗

大天狗垂手而立,低着眼睑并不说话,小纸人并不会说话,觉得他定有什么要事才在这个时辰来找安倍晴明,急得咿咿呀呀,丢了扫帚就往晴明房间跑。

虽时刻甚早,街上已陆陆续续出现早起经商的小贩和准备上田的农民。零星几个人好奇地驻足,看这大清早的,如此英俊的妖怪在人家门口做些什么。

“大天狗大人,您好。”一女声响起。

抬头,大天狗认识她。

姑获鸟。

姑获鸟身着轻便短打,未带斗笠,像是早起练功之势。大天狗稍稍向她身后看去,空荡荡的庭院并无一人,更没有安倍晴明。

大天狗不回话。

“晴明大人尚未起床,让您在此等待不合规矩,还请进屋喝杯茶吧。”姑获鸟恭敬地作揖。

大天狗低一下头表示感谢:“无妨。我便在此等。”



垂发的晴明张开双臂,让神乐在他腰上挂好符咒垂饰。

“晴明,姑获鸟说他不肯进屋来呢。”

晴明面无表情。



日渐高起,晴明宅邸的门口也热闹了起来。很多人聚来看这个眼生的大妖怪。

晴明的众多式神也偷偷从式神录里跑出来,堆在院落里瞅着这个传说中的SSR不敢上前。神乐推开众式神,慢慢走上前:“大天狗大人。”

这个女孩他是见过的。那日。

只是那安倍晴明还是没有出来。

“大天狗大人,您愿意进屋来喝杯茶吗?”

好不容易等到一个应该有话语权的人,大天狗直言此行目的。

“我要做安倍清明的式神。”

一语出,众人惊。

式神臣服于阴阳师,不外乎手下败将和生活所迫。声名赫赫的SSR大天狗主动投门,此为那般?

神乐倒一点都不惊讶,早就预料到似的:“请进屋再谈。”

“如果不收,我便不必进了。”

“大天狗大人,”神乐冷淡地抬头,“抱歉,我宅尚小,除了一杯淡茶,想来也没有什么东西能给大人的了,”一顿,一字一句说,“尤其,是这式神录一页之位。”



“那怎么办呢,他连门都不肯进,他是要什么?”

“我想,我已经猜到了。”

“咦?是什么?”

“可惜,心有庞杂而收归于我,”晴明伸手束好发,以往平和温柔的脸庞换上决绝,“此事断不可能。”




TBC



评论(2)

热度(7)